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归来(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可慧坐在床边,附身在孝濂耳边大声地地喊叫道:“天黑了,该准时起床吃饭时啦!”接着站起身站了出来。孝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睛,抓了抓头发地说:“什么时候了?”可慧没好气地地说:孝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抓了抓头发说道:“什么时候了?”。...

    可慧坐在床边,附身在孝濂耳边大声地喊叫道:“天亮了,该起床吃饭啦!”

    然后起身站了起来。

    孝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抓了抓头发说道:“什么时候了?”

    可慧没好气地说道:“我真是佩服你了。昨天一个人睡得那么早却起来那么晚,还得我叫你才肯起来真是的。”

    孝濂说:“你不知道,我在梦里跟周公的女儿进行调侃,脑细胞运动了一晚上。早上能起得来才怪呢。”

    可慧说:“贫嘴,周公的女儿能有我好看嘛!那你跟她都说了什么。”

    孝濂笑了笑说:“呵,不告诉你。秘密?”

    可慧说:“切……不说就算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也不想听。都快泡上周公的女儿了,不理你了。”

    她转过身去。孝濂走下床从后面抱住她笑嘻地说道:“生气啦?”

    可慧说:“没有。”

    孝濂说:“没有吗?”

    可慧说:“明知故问。”

    可慧转过身来轻轻推开他说道:“好了。赶紧吃饭吧。”

    孝濂“哦……”了一声。

    冬天。

    荷香走在大街上,看着周围白雪皑皑的景象。

    天空飘着雪落在她的身上。

    偶尔遇见三两情侣相互依偎触痛了她的心。

    她停下来伸出手雪花飘落在她的手上触摸这冰凉的感觉从心底散发出的寒意能否尘封她心里的伤痛?

    可慧高兴地说道:“不如我们出去玩雪吧。”

    孝濂说:“好啊。正好出去散散心,看看这被白雪覆裹的世界。”

    可慧说:“那赶紧走吧。”

    山顶。

    他们走到丛林里。

    雪深数尺,一步一个坑,就差把他们给埋了。

    走了好长时间来到山顶上。

    可慧笑着对孝濂说:“站在顶上,俯瞰这座城市是不是觉得它就在你的脚下,还没有你高呢?”

    孝濂说:“每当我站在高处俯瞰,这种感觉让我知道没有什么阻碍可以阻挡我一辈子。就算有一座山在我眼前比我高,那又如何。总有一天我会站在比它更高处的地方俯视它。不过,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受这大自然的气息。可以让我忘却很多事情。暂时不用那么烦恼了。”

    可慧抓起一把雪蹭在他的脸上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孝濂“嘶……”了一声说道:“好冰啊!我才感觉到了真实的存在。”

    可慧“呵……”笑了出来说道:“不如我们打雪仗吧。好久没有人跟我玩了。”

    只见她跑下山去,孝濂在后面追着。

    两人拉开一段距离之后。

    可慧抓起雪朝孝濂丢去打在孝濂的脸上。

    孝濂说:“你也太坏了吧,抓到你我会好好地惩罚你的。”

    可慧朝着身后的孝濂大声地说道:“先抓到我再说吧。”

    说完就一边跑一边抓起雪朝孝濂丢去。

    孝濂说:“别以为我追不上你,追上你有你好看。”

    可慧喊道:“来呀……来呀……”

    两个人就在雪地里你追我赶着。

    “啊……”一声,可慧滚下山坡。

    孝濂奋不顾身的跳了下去。

    山坡下一根粗壮的树枝挡住了他们。

    两人同时望着天空。

    可慧喘着粗气,笑着说道:“怎么样,够刺激吧。”

    孝濂笑了笑说:“嗯,的确很刺激。”

    可慧侧过身子,头靠在孝濂的肩膀上说道:“喜欢我吗?”

    孝濂说:“喜欢。”

    可慧说:“有多喜欢。”

    孝濂说:“喜欢到一种爱的境界。只知道你,我无法割舍。不然心里就会很空很失落。”

    可慧说:“真的?”

    孝濂说:“真的。”

    傍晚时分。

    孝濂温柔地说道:“天快黑了,那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可慧温柔地说道:“听你的。”

    他们回来后,看到父亲坐在火炉旁边。

    可慧温柔地对父亲说道:“爸,我回来了。”

    父亲点了点头,对可慧说:“我有话跟你说。”

    孝濂说:“那叔叔你们先聊,我回房了。”

    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可慧坐到父亲身边说道:“什么事啊?”

    父亲说:“我今年不打算回韩国了,明年开春的时候我们一起再走。”

    可慧内心激动地说道:“真,真的吗?真的太谢谢您了。”

    父亲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小子?”

    可慧一脸高兴地说道:“既然您都看出来了。我就不瞒您了。我很爱他,这辈子非他不嫁。”

    父亲说:“那也好,反正我说什么你也有自己的主见,随你吧。如果有一天他辜负了你的一片深情,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可慧说:“不会的,他说过一辈子会爱我的。我相信他。”

    父亲说:“男人总是会说花言巧语欺骗女孩子,只要得到了她们的身体之后就会抛弃她们。你可要想清楚了。”

    可慧说:“我相信他不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否则,我也不会看上他的。”

    父亲说:“但愿吧!累了就先去休息吧。”

    女儿走后,父亲坐在那里一脸深思。

    十九年前,因为自己的年少轻狂辜负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片深情。

    现在想起来内心愧疚万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打死他都不会回去的。

    可慧偷偷来到孝濂的房间。

    可慧高兴地对孝濂说道:“老公,你知道吗?现在我不用那么早回韩国了。”

    孝濂兴奋地说道:“真,真的吗?老婆。”

    可慧点了点头说道:“嗯,是真的。那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了。”

    可慧反应过来说道:“等等,你叫我什么?”

    孝濂说:“你刚才都叫我老公了。所以,我叫你老婆啊!”

    她听到之后内心抑制不住那股兴奋劲。

    此时此刻,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她有多么地激动,泪水涌现出来。

    可慧说:“你承认我是你老婆了。我等到了。你知道吗我内心抑制不住兴奋。我真的太高兴了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听到这两个字。老公,谢谢你!”

    孝濂笑了笑说:“傻丫头,既然我们的关系都已经确定下来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了。”

    可慧说:“老公。”

    孝濂说:“老婆。”

    可慧说:“老公。”

    孝濂说:“老婆。”

    可慧说:“老公。”

    孝濂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再叫下去就真的天亮了。别人还真的以为是在演三流爱情泡沫剧呢。”

    可慧温柔地说道:“我就是想多叫几声确定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孝濂说:“傻丫头,要做梦还早着呢。不过,我在梦里的时候听见你这么叫我的。没想到还真的梦想成真了。”

    可慧痴痴地说道:“我就是喜欢你叫我傻丫头。为了你,我不会再对别的男人眉开眼笑了。除了我自己的父亲。”

    父亲?又是父亲这个字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