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归来(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他定了定心神心里想道。不明白他现在的幸好吗?可慧看见了他走神儿了,再次询问道:“你怎么了?”孝濂反应时回来地说:“没事儿,是有点儿想我父亲了。”可慧见他一脸哀伤地就宽慰孝濂道: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他定了定神心里想道。

    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可慧看见他走神了,询问道:“你怎么了?”

    孝濂反应过来说道:“没事,就是有点想我父亲了。”

    可慧见他一脸悲伤地就安慰孝濂道:“那就回去看看他吧。”

    孝濂握着她的手深情地说道:“想啊!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回上海的。”

    可慧说:“嗯。我也想去上海看看。不过,今晚我想睡在这里。我要和你一起睡。”

    孝濂说:“虽然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但我还是不能玷污你的清白。”

    可慧说:“你是不是厌烦我了?”

    孝濂说:“怎么可能。我是想我们不能太冲动了要学会理智一点。理性的去对待我们的这段感情。爱情不是一次性地而是永久的。”

    可慧说:“你怎么说都有道理!好了,不打扰你了。今晚你就好好的去泡周公的女儿吧。如果哪天负了她,当心周公找你算账。”

    可慧说完就离开了。

    第二天。

    可慧手里拿着脸盆一边敲着一边喊叫道:“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昨晚,没有人打扰你还起得这么晚。是不是跟周公的女儿玩的太嗨了?”

    孝濂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抓了抓头发说道:“什么时候了。”

    可慧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到床边看着他说道:“都已经大中午了,没想到你这么能睡。”

    孝濂说:“都习惯很晚起床了。之前上班不用起得那么早。每天都是荷香来叫我。只要她在家里都会很守时的叫起我。然后打好洗脸水等我一起吃饭。时间长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没办法,她说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喔,我很乐意为你效劳。久而久之,就被灌上了睡懒觉的习惯。有时候觉得我要是娶了她真是太幸福了。”

    可慧把毛巾扔到孝濂的脸上说道:“自己洗脸。我在外面等你吃饭,不要让我等太久了。”

    她转身要出去。孝濂抱住她的腰,头在她的后背蹭来蹭去地说道:“是不是生气啦!”

    可慧说:“没有。”

    孝濂说:“明明就有。好了,别生气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要是让我遇见了那我还不是幸福的要死了啊!”

    可慧身体颤抖,抽泣地说道:“你是不是要惹我伤心你才高兴啊。坏人!真是讨厌。”

    孝濂放开她,走下床站到她面前安慰地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错了。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别哭了好吗?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是我不好惹你不高兴了。求求你别哭了好吗?”

    可慧一边抽泣一边说道:“这是你说的哦!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

    孝濂点了点头。可慧得意地说道:“先给你个小惩罚,今天的碗筷你洗了。”

    孝濂吃惊的说道:“什么。要我洗。我都没做过家务。我担心我洗的不干净。”

    可慧说:“没关系,洗不干净多洗几遍就行了。”

    孝濂说:“其实我……”

    可慧说:“刚才不是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我就让你洗个碗筷而已你还推三阻四的。还说听我的根本就是在敷衍我是吧。”

    说完之后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孝濂听到之后,无奈地说道:“好了别哭了。不就是洗个碗筷嘛!我洗!”

    可慧得意地偷笑了一下然后就和孝濂出去了。至于洗碗筷的任务就落在孝濂的身上了。

    但是,不是一顿而是这几天的碗筷任务都包在他身上了。

    几天后。

    孝濂洗着碗筷,可慧的父亲回来了。

    孝濂对可慧的父亲说道:“叔叔,可慧让我跟你说一声她出去义诊了。”

    父亲疑惑地说道:“义诊?”

    他反应过来之后说道:“哦。那是一个多年残疾的病人。怎么治也治不好,可慧说她去试一试说不定会出现奇迹。她不在更好我找你有事谈谈。”

    孝濂疑惑的说道:“找我有事情,什么事情啊?”

    父亲严厉地说道:“你喜欢我的女儿吗?”

    孝濂回答道:“喜欢。”

    父亲说:“你和她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孝濂说:“一个多月了。”

    父亲说:“那就是从你受伤的那天算起。”

    孝濂说:“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

    父亲说:“我希望你能明白,她从小失去母亲缺少母爱。在感情这方面肯定是脆弱的。我希望你向我保证一生一世都对她好,永不变心。”

    孝濂坚定地说道:“我知道。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父亲说:“那很好,我也不问你和我女儿的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只希望你对她的感情不是在欺骗她。”

    孝濂说:“我对她是认真的。”

    父亲说:“现在告诉我你的身份。”

    孝濂疑惑地说道:“我的身份?”

    父亲说:“你从哪里来的?”

    孝濂说:“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我叫宋孝濂,家住在上海。来日本打工有两年多了。现在,在东京一家海鲜店里工作。”

    父亲说:“是这样啊!那怎么会受伤呢?”

    孝濂说:“我在送货回去的时候经过山上那条公路由于天黑看不清方向,所以才会翻车跌落山脚下侥幸不死。”

    父亲说:“哦!那有女朋友吗?没关系,我只想听你说实话。”

    孝濂紧张地说道:“有,是有。不过我会跟她说的。”

    父亲说:“那你对我女儿坦白了这件事情吗?”

    孝濂说:“她……都知道。”

    父亲笑着说道:“别担心。我也年轻过,这些事情都经历过。我只是希望你不是说好听的来敷衍我。只要你对我女儿是真心的,我是不会阻拦的。”

    孝濂说:“谢谢您的理解,我会对她好的。”

    父亲说:“那我就放心了。”

    晚上,‘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地摔了一下。

    她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头也不回的进了卧室。

    孝濂走进可慧的卧室,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可慧坐到床边生气地说道:“别提了,一提我就来气!”

    孝濂走了过来抱住她温柔地说道:“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惹我这么漂亮这么可爱的老婆生气了呢?”

    可慧生气地说道:“今天我去义诊。没想到那个家伙对我毛手毛脚的。老公,你说是不是太可气了?”

    孝濂生气地说道:“竟敢吃了雄心豹子胆,敢碰我的老婆。明天我就去打断他的腿。”

    可慧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省省吧!人家腿脚本来就有顽疾,行动不便。你去打他谁信是你打的。”

    孝濂说:“他哪只腿不残你告诉我,我把他那只不残的腿给打断。”

    可慧说:“不用了,我把他的两只腿都给治残了。老公,你说他会不会找我要赔偿费啊?问题就是我赔不起啊!”

    孝濂心里想道:“天哪,还真是说什么怕什么啊!”

    孝濂安慰可慧说道:“不用担心,那是他活该。敢欺负我老婆就是这个下场!”

    可慧担忧地说道:“你别安慰我了好吗?让我一个人先静一静。”

    孝濂说:“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旦日早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