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迷路(三)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荷香说:“那她会问啊!除了她会看路牌啊!”孝濂说:“那丫头和你像,沟通交流出来也没问题。但是她是路痴。”荷香怕地地说:“那赶快的,你怎么安心让她一个人去找呢荷香担心地说道:“那赶紧的,你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去找呢?”。...

    荷香说:“那她不会问啊!还有她不会看路牌啊!”

    孝濂说:“那丫头和你一样,交流起来没有问题。不过她是路痴。”

    荷香担心地说道:“那赶紧的,你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去找呢?”

    孝濂说:“我也是一着急忘了这件事情了。如果她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向她父亲交代啊?”

    梨香说:“别担心,一定会找到的。”

    可慧还在漫无目的走着。

    她边走边说:“老公,你们在哪里啊!我一个人好害怕啊!你们不要我了吗?不要跟我捉迷藏了好不好。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啊!”

    说着说着竟然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孝濂还在找着,梨香说:“怎么办?”

    孝濂想了一会儿说道:“怎么把他给忘了。”

    他给明磊打了一个电话。

    人多好办事。

    不一会儿明磊带来了一大帮人就来了。

    孝濂跟明磊说了详细情况并描述可慧的特征之后。

    几拨人分头去找。

    可慧哭了一会儿之后肚子又叫了起来,她忘了她还没有吃饭呢。

    一摸口袋钱还没有带。

    她焦急地说道:“怎么办,怎么办!好饿啊!老公,你们到底在哪里啊!我一个人好害怕啊!我没有钱吃饭。你快来啊!”

    孝濂此时急疯了似的,怎么找也找不到。

    天渐渐暗了下来。

    傍晚时分。

    人们会看见一个女孩子坐在街角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孝濂对荷香她们说道:“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她们摇了摇头。

    孝濂又给明磊打了电话。

    明磊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孝濂失望地说道:“她要是找不到,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梨香说:“对不起,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可慧也不会走丢的。”

    孝濂生气地说道:“这就是你的任性,对我的惩罚是不是?如果找不到可慧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叭嗒……’有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春雅看到之后对孝濂说道:“这又不是梨香的错。你干嘛要惹她哭泣啊!再说,人丢了你也有责任你不能全怪梨香。”

    孝濂说:“不是她的错,难道是我的错啊!我现在很烦,不要打扰我。你们先回家。我和荷香她们再找一会儿。如果找不到我就不回去了。那个丫头很害怕一个人相处的,以前有她父亲在身边。现在,我把她带来我就要对她负责。你们也累了一天了先回家休息吧。”

    梨香说:“我不回去,她丢了我也有责任。在没有找到她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孝濂说:“你就别给我添堵了。你先回去,我找到了给你打电话。”

    春雅说:“我们走吧。既然人家不稀罕我们帮忙,我们干嘛要死气白咧的赖在这里看他的脸色。我们走!”

    梨香说:“老公……”

    孝濂说:“听话,先回去。有消息了我给你打电话。”

    梨香她们走了之后。

    孝濂和荷香他们马不停蹄的继续找着。

    街角。

    可慧坐在一个台阶上又累又饿的。

    她又不敢闭眼睡觉。

    但是眼皮一直在打鼓,她强忍着。

    孝濂能找的地方他都找了。

    他来到一个街角处。

    他听人们说傍晚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坐在这里哭泣。

    他抱着试试的态度过来寻找。

    在台阶的地方看到了他要寻找的身影。

    他快速的跑了过去。

    看见她的眼角挂着泪痕。

    孝濂蹲了下来,他心里愧疚万分。

    如果找不到她该怎么办啊!

    他看着她熟睡的样子。

    孝濂自言自语道:“你这个笨丫头,睡的这么熟,就不害怕坏人把你拐跑了吗?”

    他伸手触摸可慧的脸颊,抚摸着可慧的秀发。

    她感觉到了一种温暖又熟悉的气息。

    她很想睁开眼睛但是又不愿睁开。

    她不希望这是一场梦,如果是梦那就唯美一些吧!

    孝濂说:“你到现在就不睁开眼睛看看我吗?难道你就那么地放心我不是个骗子吗?我已经丢了你一回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睡吧!老公在你身边,你就安心的睡一觉吧!”

    他把她抱在怀里。

    她在他的怀里安安稳稳的鼾睡着。

    这一幕,让找寻过来的荷香看到了。

    她没有打扰他们,不过还是有一点心痛,很想哭。

    她咬住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看着他们,她真的体验到了心碎的感觉了。

    可慧睡了一会儿醒来了。

    看到自己被孝濂抱在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看到孝濂熟睡的样子就很满足。

    有爱人陪在身边她感觉不到孤独与害怕了。

    她伸出手抚摸着孝濂的脸颊。

    孝濂感觉到了他睁开眼睛看见可慧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孝濂温柔地说道:“你醒了。”

    可慧说:“嗯。”

    孝濂心疼地说道:“你这个傻丫头,迷路了不会问人吗?”

    可慧不好意思地说道:“老公,你知道的。我是路痴。即使是相近的距离我也会走远的。”

    孝濂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走丢了。你能原谅老公吗?都是我不好。怎么就忘记了你是路痴这件事情呢?你放心老公不会让你做感情上的路痴。老公就是你前进的方向。不会让你在感情中迷茫了。不管在哪里,你永远在老公的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好了,我们回家吧!”

    他放开了她。

    可慧站了起来温柔的对他说道:“你抱着我,我腿有点麻了!”

    孝濂说:“这样不太好吧。要是让荷香看到了该吃醋了。”

    可慧说:“我们三个在你心中谁最重要,我要听你的实话。”

    孝濂说:“都重要。”

    可慧说:“就没有倾向谁多一点吗?”

    孝濂说:“对不起,我做不到倾向谁多一点,我只能对你们给予同样的公平。”

    可慧失落的说道:“好吧,就当我没问。我们走吧。”

    孝濂说:“走?我也想走,但是也走不了了。”

    可慧说:“怎么了?”

    孝濂说:“我的腿也麻了。你没看到我是一直坐在这里没有站起来吗?”

    可慧说:“那怎么办?”

    孝濂说:“你先拉我起来。”

    可慧伸出手孝濂拉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孝濂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但还是为时已晚顺着她的身体倒了下去,孝濂压在可慧的身上。

    可慧说:“你好重啊!赶紧起来!”

    孝濂说:“我也想,腿太麻了起不来!其实,这样看你更加清楚了。”

    可慧感觉到呼吸紧促。

    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的亲吻。

    一秒两秒……

    孝濂说:“其实我的腿不麻了,我可以起来了。”

    说完之后,孝濂站了起来。

    可慧站了起来说道:“坏人,你耍我呢。耍我很好玩是吧!”

    孝濂笑着说:“我没有耍你的意思,只是你自己想歪了而已。我向党,我向人民可以保证,我可是纯净的好孩子。”

    可慧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孝濂意识到一种不好的信息。

    可慧挽着孝濂的胳膊另一只手不知不觉的放在了他的腰上。

    可慧说:“老公,我饿了,没有钱吃饭。你说怎么办啊!”

    孝濂说:“没钱吃饭,不会那么惨吧!真是可怜啊,我也饿了。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

    可慧说:“好啊,那你给荷香姐她们打一个电话省得她们担心。”

    孝濂说:“你不说我还忘了。我这就打!”

    他低头掏手机的时候看见可慧的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腰上。

    孝濂说:“你干什么?”

    可慧说:“惩罚你啊,你之前说过任打任骂不是随我吗?那我就要使用我的权利,谁让你耍我呢?你活该!”

    她在孝濂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孝濂疼痛的叫出了声音。

    孝濂吃痛地说道:“怎么你们女人都喜欢用这招啊!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行不行啊!”

    可慧说:“这只是对你略施小惩,如若再犯必定严惩。”

    孝濂说:“怎么个严惩啊!”

    可慧说:“说出来那还叫严惩吗?”

    说完之后,她肚子叫了起来。

    可慧可怜兮兮地说道:“我饿了!”

    孝濂他们三个人来到了一家陕西面馆。

    孝濂说:“这里的面食还不错,要不要尝尝。就是你们习不习惯吃辣啊!”

    荷香说:“我还可以,吃辣可以接受。”

    可慧说:“我们韩国人经常与辣椒打交道,对于吃辣不在话下。”

    孝濂说:“老板,有什么好的面食推荐一下!”

    老板走了过来对孝濂说道:“我们陕西面食种类多了,首推面食就是臊子面,刀削面。三位要不要尝尝啊!在整个上海陕西面馆遍地都是。但是要说正宗,还是我们这里。我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所以,肯定会把家乡的味道给带出来,就是不知道三位习不习惯吃辣?”

    孝濂说:“吃辣还可以接受,就是不要太辣。你们两个呢?”

    孝濂对荷香她们说道。

    荷香说:“我也不要太辣的。”

    可慧说:“我要重辣的。微辣吃起来没有味道。”

    孝濂对可慧说:“没想到你还喜欢重口味的。”

    可慧白了他一眼。

    意思就是我就是喜欢重口味,你咬我啊!

    孝濂对荷香他们说:“你们吃什么,我想吃一碗刀削面,你们呢?”

    荷香说:“我和你一样,就是不要太多,否则我吃不完。”

    可慧说:“我要一碗臊子面。”

    面上桌了,可慧看了碗里的臊子面馋得口水直流,她兴奋地说道:“一看就是好好吃的样子。闻起来香极了。我等不及了,我先吃了。”

    说完她便狼吞虎咽的大口吃了起来。

    刚吃了一口,就“咳……咳……咳……”咳嗽了起来。

    荷香轻轻地在她的后背拍了几下。

    孝濂递过去水给她。

    她喝了几口水才缓了过来。

    可慧说:“没想到这么呛!不过辣起来就是过瘾。”

    孝濂说:“你慢点吃,不要那么着急好不好?又没有人跟你抢。”

    可慧说:“我是真的太饿了。看到东西那么好吃就想多吃几口垫肚子,没想到辣椒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就被呛到了。”

    孝濂说:“吃东西不要太着急,不管多饿都要慢慢吃!”

    荷香说:“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可慧说:“你可以尝一下。”

    荷香看到面里红红的辣椒油她忍住了口腹之欲。

    荷香说:“算了,太辣了。我还是不要吃了。”

    可慧说:“有些东西只有尝试之后才知道。不要被表象给蒙蔽了。看来你还是没口福。既然这样,我开吃了。”

    说完之后三个人其乐融融的吃起面来了。

    他们吃完饭之后已经是深夜了。

    荷香说:“老公,我们现在去哪儿?”

    孝濂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回家,今晚我们回家住。”

    孝濂家在位于离市区不远处的农庄里。

    他们宋氏一族主要集中在这里。

    所以他们庄子就叫宋家庄。

    宋家庄。

    孝濂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的时候。孝濂走到门前拿出钥匙。

    已经两年了不知道家里有没有变化。

    还好钥匙没有换还能打得开。

    他开了门走了进来,眼前的景象让他一亮,没有两年前的破旧了。

    看来他走后家里重新翻修了一下。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幢类似于别墅式的两层楼(里面两层)!可慧看到之后高兴地说道:“老公。没想到你们家很精致,比我们住的地方都要好。”

    孝濂“嘘……”了一下对可慧悄悄地说道:“小声点,你要吵醒我父亲吗?你不看看现在都已经几点了?”

    可慧“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荷香说:“老公。那我们住哪里啊!总不可能一直站在院子里吧!”

    孝濂说:“我只有大门的钥匙。至于住哪里我也不知道。”

    可慧惊叫地说道:“什么,难道我们真要在外面站一夜啊!”

    孝濂捂住可慧的嘴巴说道:“你要死啊!小声点行不行。”

    可慧委屈地说道:“本来可以好好的睡一觉。好不容易盼到有一个地方住却又住不进去。这算什么事情嘛!”

    孝濂说:“对不起,老婆。委屈你一下过了今晚明天就有地方住了。”

    可慧说:“早知道就去住旅馆了!”

    “旅馆?”

    孝濂突然脑中一闪。

    孝濂对可慧说:“对了,老婆。我们进庄子的时候路边不是有一家旅馆吗?我们这不是着急回家给忘了嘛。”

    可慧说:“对啊。我想起来了,我们进来的时候是看见一家旅馆。那我们现在就去凑合一晚上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