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总裁别撩我

作者:公子淳 | 军事小说

收藏

  唐小缭明白郑弦不爱自己,他而已需自己的骨髓救唐小绫……但是郑弦不明白,把她送上手术后台相当于要她的命……为了逃出他身边,唐小缭付出过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却但是被他再度孤独就在这个时候,肆意生长,无法抑制。。

第21章 这些年的事_总裁别撩我_ 唐小缭, 郑弦

    小米轻轻地地拍了拍掌,“现在的我否认,你虽然挺很聪明的。因为我的智慧所以不全是来源于妈咪。”虽然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爸爸,虽然的话也不是也没办法,他并不想寻到——妈咪虽然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爸爸,但是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并不想寻到——妈咪有他就够了。他会好好地照顾她,让她平安无忧地生活。。...

    小米轻轻地拍了拍手,“现在我承认,你还是挺聪明的。所以我的智慧应该不全是来源于妈咪。”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爸爸,但是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并不想寻到——妈咪有他就够了。他会好好地照顾她,让她平安无忧地生活。

    如果他再能大几岁……偏偏现在他还只有7岁,很多事情,即使知道应该怎么做,也无能为力。

    而如果非要找到一个成年人帮忙的话,他当然宁愿找到自己的生父,至少他更强大。

    郑弦很明白眼前这个男孩子对自己并没有普通孩子面对父亲的敬爱与畏惧,但是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身后的那个人,那个女人。

    她就这样离开了,胆大得很!

    “你现在应该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了。”他冷冷提醒这个小男孩。

    “其实我昨天下午就到了双N大厦,也看到你进去……但是我发现,你的随从太多了,我根本没有办法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接近你。”小米说,“所以我才会去新星公司找江新,他是你的竞争对手,他能够在不惊动旁人的情况下,替我找到你。”

    郑弦眼神一缩,“你是怀疑我手下的人会对你不利?”然后又哂笑,“江新是哪门子的竞争对手,不过一跳梁小丑。”

    小米轻轻摇头,“我妈咪的遭遇,让我不敢相信除你之外的任何人。”

    其实他连眼前这个男人也不信,但是又不得不借助他的势力来找到妈咪。他害怕,拖的时间越长,他的妈咪就越可能找不到了。

    毕竟妈咪的情况不怎么好……

    郑弦想了想,说道,“你其实可以相信李健,他是你妈妈消失之后才来的。”他停了停,“你妈妈现在怎么样?”

    小米目光紧盯着他,悠然开口,“你并没有问我妈咪叫什么名字,看来你这些年还算自爱。”

    郑弦并不想跟个小孩子讨论这个,他没有说话。

    小米紧接着又问,“难道在认我之前,你不需要做个DNA?我听说有钱人都相信这个。”

    郑弦却毫不犹豫地回答,“不需要,你长得很像她。而我相信她。”

    小米突然间冷笑,而郑弦却沉默了。

    是呀,相信,他有什么资格谈相信?当年要是他相信她,又怎么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

    而他,又怎么会……

    郑弦沉默着,突然间听到小米开口了,“能跟我说说你们之前的事吗?”

    他顿时疑惑了,“你你妈妈平常怎么跟你提起我?”他试探着问道,“她恨我吗?”

    话才出口,他的心却陡然紧张起来,好像被手紧紧揪住了肺,不能呼气与吸气。他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小小男孩,他的眉眼与她的很像,却又有着属于他的轮廓。其实他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相信了,这是他的孩子,是唐小缭与他的孩子。

    但是他却并不敢去想象,这么多年,她是怎么度过来的,她又怎么对眼前这个孩子说起当年与他之间的事情?

    更甚于,她恨他吗,这么多年,可曾原谅他?她让孩子来找他,是不是想要回到他身边……

    他悄悄地捏紧了身畔的双拳。

    他想要知道关于这一切的答案,却又突然害怕知道答案,怕这答案并不是他想要知道的。

    他听着小米开口说,“妈咪她……她不恨你。”

    他惊喜交加,“真……真的?”这是不是表示,她并不恨他?

    他,是不是还有机会?心暗暗地欢欣跳跃,一时间,他竟然像个惨绿少年一般,心情紧张,猛烈难抑。

    然而紧接着小米的声音再度幽幽传到他的耳朵里,也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心头,“她从来没有提起过你的任何事。”

    郑弦的心顿时苦涩不已。是啊,他竟然会期待,她不恨他?当年自己那样对她,她又怎么可能不恨?

    易地而处,如果他是她,是她那样对他,他会怎样?他一定会疯了一般地想要报复吧?

    而她只是默默无闻地躲避了他八年,已经是她非常善良、非常爱他了。

    他伤害她太狠、太重……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一定会好好待她,与她开心幸福地一起生活。

    然而,这个世上,永远也不会有如果……

    小米仔细地观察着他,看着他如遭重击,神色痛苦,即使他紧紧地闭上双眼,也不能阻挡他汹涌激荡的悲痛。

    这个时候,他才缓缓开口:“妈咪不记得你了——还有所有这些事。”

    “不记得?什么意思?”郑弦的思绪都因悲痛而放缓,小米的话,他一时间没有理解过来。

    小米轻轻说,“她失忆了。从你这里离开的时候,她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郑弦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联系过任何人,包括亲人,包括朋友,也包括……他。

    为什么小米会对他的手下那么警惕,甚至连李健也信不过,一定要支走他后才肯告诉他真相。

    为什么小米在发现不能在双N大厦接触他后,转身就离开,去找别人帮忙……

    因为他对除他之外的任何人都心怀戒心。不,也许这孩子对自己也是有戒心的,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了,也没有听到他喊一声?

    这孩子根本没有将他当成父亲。他来寻他,可能只是迫不得已吧。

    他叹了口气,“你妈妈出事了?需要我怎么帮你?”

    小米镇定地说,“妈咪得的是短暂记忆丧失症,她随时可能失去记忆……这些年,她一直很小心,把所有的信息都保存在一部手机里。偶尔换手机也一定要将信息完全导入。但是现在……”

    他取下书包,取出一个Ipad,熟练地操作,“从大前天早上到公交站后,云端就再没有更新照片了,我怀疑是有人抢走了她的手机,并在争夺过程中,导致她情绪过度激动,因此失忆……”

    郑弦神色复杂地看着他,接过Ipad,手指在屏幕上划过,唐小缭与小米几年的生活场景,就在他眼前飞快地闪过。他好想要细细查看,然而,他没有时间。

    小缭已经失踪四天了,她非常危险。

    “警察那边有什么线索?”他将照片划到最后一天,一边仔细查看着,一边问。

    小米摇摇头,“如果警察有线索,我就不会来找你了。”

    郑弦的手指停在了最后的那张照片上,那是一个公交的站牌,画面上,有一双穿着黑白色匡威的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