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总裁别撩我

作者:公子淳 | 军事小说

收藏

  唐小缭明白郑弦不爱自己,他而已需自己的骨髓救唐小绫……但是郑弦不明白,把她送上手术后台相当于要她的命……为了逃出他身边,唐小缭付出过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却但是被他再度孤独就在这个时候,肆意生长,无法抑制。。

第25章 要义气还是要命_总裁别撩我_ 唐小缭, 郑弦

    “是他!是他!是他!”更年轻人指指前面人群里,那个正挤来挤去的人一脸欣慰,“肯定是他,他长年就在这附近!”徐侦探长长松了口气,一脸喜气洋洋。他本来是有单位编制的到后来,警察因为某些记者律师造谣的缘故,在社会上处境越发差了,他便很是庆幸。但是真正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回想起当初连接几日几夜不眠不休,追查嫌犯的经过……。...

    “是他!是他!就是他!”年轻人指着前面人群里,那个正在挤来挤去的人一脸欣喜,“绝对就是他,他常年就在这附近!”

    徐侦探长长松了口气,一脸喜气洋洋。他原本是有编制的警察,当年辞职,一是因为太拘束,管理太严格了受不了,二则也是警察工资实在是太低。

    到后来,警察因为某些记者律师造谣的缘故,在社会上处境越发差了,他便很是庆幸。但是真正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回想起当初连接几日几夜不眠不休,追查嫌犯的经过……

    很是怀念。

    但是,这么多的钱,怎么也足够抵消那份情怀了。

    他让年轻人留在原地,自己与助手悄悄地向那个在人群里挤得正欢的男子挤去。男子在人群里像鱼一样窜动,哪里人多去哪里,走过哪里,便响起一片咒骂声。

    年轻人一个人留下,他左右看看,没有任何人留意他,他心一动,就想要开溜。

    “兄弟,我劝你别走。”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年轻人一惊,却看到了酒店那板那张油乎乎的倒霉脸,“那人的势力不是你惹得起的,你还是老实一点,不会吃亏。”

    郑弦叫他看着,他就不敢不看——甚至连交给别人都不敢。想想这事都是保安闹出来的,他心里就恨,决定这事一了,直接把他开除——他娘舅又怎么了,娘舅也没有自己大。

    男子被扭送到郑弦跟前,郑弦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身穿油腻腻蓝色外套的男子,淡淡问道,“你摸她了?哪只手摸的?”

    男子嘻嘻一笑,并没有把他当回事,像他这样的人,胆子都大得很,不拿出点真颜色,他不会知道什么叫害怕。

    “这只手啊。”他嘻笑着,玩笑一般,随便举起一只手。

    “剁了!”郑弦吩咐道,对年轻人说。

    年轻人一愣。

    “这是对你的惩罚,当时你只需要站出来就行,但是现在,你必须听他的……不然,你走不了的。”徐侦探走到他身边,轻声告诉他。

    男子仍然一脸笑嘻嘻的,毫不在意地打量房间中另外几人,一脸阴沉的轩昂男子,一个畏惧退缩的年轻人,一个神情平淡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孩子。

    怎么看,这也不像是个能要人手的场合。他轻松地想着。

    “我……我不敢……”年轻人又快哭了。

    “你不敢,那如果郑老板让他剁你的手,你猜猜他敢不敢下手?”徐侦探示意蓝衣男子。

    年轻人一愣。

    “动手吧。”侦探轻轻叹息。

    年轻人咬了咬牙,终于伸手拿起了刀。侦探抓住蓝衣男子的右手腕,困在桌子上。

    “你们、你们要干嘛!”蓝衣男子终于害怕了。

    “你这只手摸了她,我要剁了它!”郑弦上前捏着他的右手,徐侦探松手退到一旁。

    郑弦用力地捏着,几欲捏碎他的腕骨。

    男子痛得大声呼叫,到了现在,他终于知道害怕了。但房间里剩下的人,没有任何人替他求情。

    年轻人双手紧紧握着刀柄,高高举起,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紧张得脸色发红,唇色发白。

    小米却拦住了他,走到蓝衣男子面前,问他,“是你最后见到我的妈咪?”

    男子的蓝衣上沾满尘土,他吓得直哭叫,“我们没有对她做什么!狗……对,就是那只狗!它咬我们!流血了!你们看看,当时真的流血了,我打针都花了两千四……”

    “说重点!”郑弦再次加重力度,男子痛得直叫唤,赶紧交代,“我们被狗咬了,就去抓狗,想打个火锅……可是那婊|子跑了!我们找了很久,没有找到……”

    小米大怒。妈咪的失踪果然是跟他们有关,而那只狗,肯定就是花生。

    “狗咬你们前,你们正打算做什么?”郑弦幽幽问道。

    蓝衣男子嗷嗷哭了起来。他终于明白,前几天自己兄弟几个以为遇着一个软柿子,现在却发现,原来是个大铜板,咬一口,不但没占着便宜,反而崩掉大门牙。

    “其余的人呢,交出他们,我饶你不死。”郑弦语气森冷。

    蓝衣男子吓得大哭大叫,却怎么也不肯说。郑弦挥了挥手,徐侦探一手拽着小米,一手拉着年轻人,把他们带出房间,又体贴地关上房门。

    “干嘛呢?”年轻人惊魂未定,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把刀。

    “你确认真的还要看下去?”徐侦探斜眼看他。

    年轻人连连摇头,低头一看,自己手里拿着刀,吓得一松手,咣啷一声,掉在地上。

    小米却在门口就停下来,侧着耳朵,仔细倾听。

    侦探叹了口气,弯下腰跟他说话,“你爸爸……他也是为你好。现在里面发生的事,不适合你知道。”

    “我必须知道。”小米却倔强地与他对视,“我要救我的妈咪。”

    “这样的事情,你交给大人就好……”

    小米却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交给大人?交给郑弦?小米心底冷笑。这么多年了,他做过什么?凭什么就值得自己信任?

    看着另外三人都出去了,尤其是小米,郑弦放松下来,从一旁拖了把凳子过来,坐下,看着身前的男子,“你叫什么名字?剩下那些人,真不能说?”

    “我们混江湖的……讲的、讲的就是一个义……”男子还想要显示一下自己的江湖豪迈,然而最后一个字,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你不说完,我怎么好按下去?”郑弦拿着手枪顶着他的头,懒洋洋地说,“求仁得仁,你想要义气,那我就送你一个义气。到底要不要?痛快点。”

    “老板……”男子突然泪流满面,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四岁孩子……”

    “要么义气,”郑弦拿着枪在手上耍了一圈,仍旧顶着男子的头,“要么,说出剩下人的名字。”

    男子仍然犹豫不决,郑弦面无表情,扳开了保险。

    喀哒的声音里,男子尿了,浸透了裤子,湿了一大片地毯,原本暗红色的地毯,呈现出一片更暗的颜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