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总裁别撩我

作者:公子淳 | 军事小说

收藏

  唐小缭明白郑弦不爱自己,他而已需自己的骨髓救唐小绫……但是郑弦不明白,把她送上手术后台相当于要她的命……为了逃出他身边,唐小缭付出过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却但是被他再度孤独就在这个时候,肆意生长,无法抑制。。

第26章 你瞒我多少事_总裁别撩我_ 唐小缭, 郑弦

    郑弦大踏步走出来会议室,外面,三个人眼眼巴巴地等着他。也没人张口问。小米很想明白答案,但是他不想问这个男人。而余下两个人但是也很很好奇,但却敢张口。“把这人锁出来,这没有人开口问。小米很想知道答案,但是他不想问这个男人。而剩下两个人虽然也很好奇,但却不敢开口。。...

    郑弦大步走出会议室,外面,三个人眼巴巴地等着他。

    没有人开口问。小米很想知道答案,但是他不想问这个男人。而剩下两个人虽然也很好奇,但却不敢开口。

    “把这人锁起来,这两天先不给他送饭,饿饿他,我再安排人处理。”郑弦吩咐酒店老板。

    老板点头哈腰,一边却又胆战心惊,怎么感觉现在越来越踩线了?不会出什么事吧?自己不会犯法坐牢吧?

    他拉着个脸,如丧考妣。

    郑弦却没有看到另外三个人般,大步向外走。

    小米一愣,赶紧追上去。可惜他毕竟人小腿短,追得很辛苦,可是距离却仍然越拉越大。

    “等等……等等我……”眼见郑弦的身影都快消失在拐角处,小米不得不开口呼唤。

    郑弦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等待。

    郑弦安坐在车里,手抚着方向盘,闭目养神。车门被人拉开,又重重合上。他睁开眼,看到了小米气鼓鼓的包子脸。

    “我对你刚才的行为很生气。”小米很严肃地告诉他,“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你隐瞒了我多少事情?”郑弦却打断了他的话,突然问他。

    小米一愣。

    他神情变得小心起来,仔细地打量着郑弦的表情,想要分辨他是真知道了什么,还是只是在诈他。然而,面对一张面瘫一般的脸,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一咬牙,“我能隐瞒你什么事?没有,不可能。”

    郑弦却冷笑一声,“我真还没有想到,我自己的儿子,却向着别的男人。”他甩出一张男人的照片,一个长相颇为俊雅的男人,穿着件浅色休闲服,正微微地笑着。

    “这个男人你没有见过?不认识?为什么没有跟我说过?”

    小米心中犹豫,拿不定主意。

    想了一阵,他才开口说道,“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这个人,只是妈咪一个很普通的朋友……”

    郑弦不置可否。

    小米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他是一个医生,你知道的,妈咪有短暂忘记失忆症,他对这个病症很有研究的兴趣,所以才会一直有来往,每次妈咪发病,都是他帮忙的,医药费也帮我们省减了不少……”

    他的女人,会缺几个医药费?易行绝对是故意的,郑弦哼了声。

    “照片大概是他送给妈咪的吧……”小米越说声音越小,因为,郑弦看向他的眼神,越来越失望。

    “我知道,我是个很失职的父亲,这么多年,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现在,我要教你一个做人的道理。”他说,“你要不就真诚到底,要是想撒谎,就一定要考虑周全,不留被戳穿的余地。”

    他甩出了第二张照片。

    小米呆呆看着第二张照片,这是一张合影,刚才照片里的那个男子,一模一样的衣着打扮,神态表情,只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女子笑得很开心,笑容充满阳光,似乎对生活非常满意。

    看看她的大肚子,即将临盆。

    “这张照片,你又如何解释?”郑弦冷冷说道,“七年前的一张合影,保存到现在,如此完好,你告诉我他们是普通朋友?”

    小米一下子懵掉了。从小到大,他都是人群里最聪明的那一个,他不能跟同学玩到一处,因为他们太蠢。就算是老师,他表面恭敬,其实心中却并没有多尊敬——很简单,他们都没有他聪明。

    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他是有点敬畏的,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么聪明,肯定是因为像他。可是试探过后,又觉得虽然他比普通人是聪明点,但其实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高度。

    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给他挖了个陷阱,而自己则乖乖跳下去了。

    到底谁更聪明?

    “他跟你妈妈到底是什么关系?”郑弦声音遥远的传来。

    小米聪明地领会到了,现在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隐瞒。他选择了完全坦白——当然只指有关这方面的事。

    “我刚才也没有胡说,他真的是妈咪的医生,这么多年,一直是他在想办法,想要妈咪恢复记忆……当然了,我是有点感觉,他有点喜欢妈咪。而且,他还是我的干爹,是我的监护人之一。”

    “易行!好样的!”郑弦重重一拳头砸到方向盘上,手破破了,血淌到了方向盘上,又顺着方向盘淌到他的膝盖。

    小米目瞪口呆看着他。

    “带我去你们的住处。”郑弦冷冷说道,“他现在是不是在那里?”小米刻意避开那里,他早已经明白,只是一直没有揭穿他。

    他是自己儿子,但是毕竟不在身边长大,对他生疏、提防也是应该的,他不急,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教这个孩子。

    只要想到小缭出事了,他没有向易行求助,而是千里迢迢地去燕城寻找自己,他就明白,其实这个小子对易行并没有多亲近。

    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儿子被人抢走。这也是他一直按兵不动的原因。

    但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让一个当儿子的心怀警惕?郑弦心中明白,只怕不止是易行喜欢唐小缭这么简单。

    肯定是唐小缭也一定程度上,表达出过对易行的好感,才会让小米对易行心生警惕,害怕妈妈会被抢走。

    车汇入车流,渐渐驶远,郑弦的心也渐渐沉下去,越沉越低。

    到了住处,一间小小的、不到三十平方的居室,却硬是分出了两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浴室,郑弦心痛地闭了闭眼。

    当时他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们母子两个过得如此艰难?

    然而易行根本不在这里。

    郑弦仔细检查,没有发现这里有第三个人居住的痕迹,才指挥小米,“给他打个电话,叫他过来。”

    小米老老实实打电话。

    “放外放。”郑弦指挥道。

    电话响了,小米乖巧地叫了一声干爹,那边听到他的声音很高兴,然后就是沉默。

    沉默了很久,易行才问,“小米,你现在在哪?赶紧回家,我在房东那里留了钱,你这段时间到他那吃饭,等我回去。”

    郑弦在自己手机上打了几个字,拿给小米看,“问他在哪里?”

    小米配合得很。但是电话那边却没有说,只交代他早点回家,认真写作业,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你又耍了什么把戏?”郑弦怒了。眼前这个小子虽然是他亲儿子,可是很明显,心一点也不向着自己。

    “哪有,从头到尾您都听着的,我哪里敢玩把戏?”

    郑弦冷冷地盯着他看,直到小米受不了压迫,扭开了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