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妻本娇柔

作者:然非 | 穿越小说

收藏

  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会出现,给了我无尽疼爱;可最后是他,让我再次深陷无助中。我是一个月前发现不对劲的。那段时间老公项目忙,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公婆心疼他,让他晚上直接在离公司更近的公婆家吃睡。我也同意了。。

第13章 逼着她道歉_妻本娇柔_ 宋怡文, 沈一凡

    “我明白。有什么事吗?”他的反应貌似非常理智,和我的很紧张行成比较鲜明的对比。“这两天大麻烦你了,想找个时间请你吃顿饭,不明白你什么时候抽时间?”我明白以他的性格,当然会表示拒绝他的反应倒是十分冷静,和我的紧张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知道。有事吗?”

    他的反应倒是十分冷静,和我的紧张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两天麻烦你了,想找个时间请你吃顿饭,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知道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拒绝,可是他帮了我这么多,我也不想继续欠着他。

    “不用了。我很忙。”

    话音刚落,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忙音,我看着手机屏幕突然恢复的亮度,心里有些失落。

    也是,以前听沈洁说过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素来是个工作狂,等郑汉轩的事情解决了,我再买个礼物让沈洁帮我交给他吧。

    把心里那股失落忽略,我直接走进了旁边的商场里。

    以前和郑汉轩结婚的时候,我舍不得吃穿,总是想着为我们以后考虑。

    毕竟郑汉轩的工资不高,如果我们真的打算要孩子的话,只能靠我努力存钱。

    想到孩子,我觉得有点讽刺。

    如果我和他真的有了孩子,恐怕我会更加痛苦。

    买了一堆平时想买又舍不得买的衣服,账单上的数字让我有点心疼。

    可一想到这些钱即便不是花在我身上,也会花在那些人渣身上时,我这点心疼立刻烟消云散。

    拖到晚上九点,郑汉轩的电话来了好几通,我实在没有理由了,才不得不回到家。

    我回去的时候,宁宁抱着小涛和婆婆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有说有笑的模样,像极了一家人。

    郑汉轩在旁边坐着,宁宁时不时给他递着水果,真正是一副家美和乐的模样。

    这画面让我越发恶心,我直接把手里大包小包丢到沙发上,有的甚至直接砸到了宁宁的身上。

    宁宁立刻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哎呀,姐姐回家了呀。”

    她看了我手中的大包小包,眼中露出一丝嫉妒:“没想到姐姐这么有钱啊,这些东西可不便宜啊。”

    我把东西重新拎了起来,冷笑着看她:“是啊,不便宜,钱这东西,如果我不花,指不定就被花到其他人身上了。”

    我话里带着刺,就连语气也呛人。

    婆婆一把拉住宁宁,郑汉轩则是一把拉着我:“闹什么?都说好是一家人了,以后和平共处。”

    他为了安抚我,头一回在我面前数落了一回宁宁:“怡文她以前也不容易,买点东西怎么了?好了,我今天白天和你说的事,你都记得吧?”

    宁宁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极了,婆婆倒是迅速反应过来,直接松开了拉着宁宁的手,走到我面前,像是从前一样想要挽着我的胳膊。

    如果是从前,我不会拒绝,可是想到她对我做的事,我立刻身体侧了侧,避开了她的手。

    婆婆的双手落空,也不恼怒,反倒是笑吟吟地看着我:“怡文啊,之前的事,是我老人家不对。我听汉轩说了,你接受了宁宁和小涛,还决定抵押房子给小涛治病,就冲着这些事,你是我们老郑家的大恩人啊!我给道歉了啊,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她这明着是道歉,可我真的感觉不到一点诚意。

    不过我原本也没指着她能真心给我道歉,如果我不抵押房子给小涛治病的话,她怕是要把我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

    以前我对她比对我妈都要好上百倍,她生病是我忙前忙后得照顾着,她生日连郑汉轩这个亲儿子都忘了,是我在厨房忙乎了半天帮她准备生日宴。

    可最后,我得到了什么?

    除了谩骂和她帮着郑汉轩要杀了我之外,什么都没得到。

    虽然心里有各种情绪,可面上还得做出没事的模样:“妈,不管我和她有多少矛盾,孩子总归是无辜的。这事我不怪你,可是她……”

    我看了一眼宁宁,她嘟囔着嘴,似乎不愿意开口。

    郑汉轩急了,暗中用手推了推她,婆婆也拽了拽她的衣服,嚷道:“宁宁,还不赶紧给怡文道歉?原本你和汉轩离婚了也就离了,可你怎么能离婚后还对汉轩念念不忘呢?虽然你是为了救小涛才怀的孩子,可是这事总归不、厚道对吧?你看怡文多大度,接受了你和小涛,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就道个歉怎么了?这要搁我们老家,你这种人是要浸猪笼的!”

    婆婆说的一套一套的,宁宁的脸都快绿了。

    我看着他们三人的表情,心里倒是乐开了花。

    伤心痛苦过后,现在能撑着我在这里虚与委蛇的,也就是看着这些他们糟心但我舒心的画面了。

    最后宁宁还是拗不过他们两个,扭扭捏捏地走到我面前,用着几乎快听不见的声音说:“对不起。”

    我直接没给面子:“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她当初冲进我病房里哭的声音,怕是隔壁病房都听见了。这回,倒是没声音了。

    她没回答,而是扭头看着郑汉轩,眼框红红的,眼泪都开始酝酿了,郑汉轩有些不忍,想要劝我:“怡文,你看着……”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看什么?汉轩,我这是念着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才容忍他们的,妈也说了,是她勾引你的,她不得给我好好道歉吗?房子我能抵押,凭什么她就不能受点委屈?一句道歉值一百多万,她可赚大发了。”

    得理不饶人就是我现在应该做的,这还只是开始,以后的话,我怕是他们得疯了。

    “你说的对,宁宁,你也听到怡文说的了。这事你得处理好,要是处理不好,你就只能走了。”

    郑汉轩撂下话,不看宁宁,直接转身回房。

    婆婆又开始骂开了:“你到底是不是为了我孙子好啊!道个歉怎么了?你看我这么大年纪也道歉了不是?这事你本来就有错,你还想不想孩子好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