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太脏,你不配

何所冬暖 | 发布时间:2021-02-23 10:55:44 | 阅读次数:23736

夜凉如水。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穿入,柔软细腻地撒在房间正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冷谈中暗藏玄机着难言的暧昧不明。“时岚——”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下一刹,浴室门被漫不经心地拉大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穿入,柔软地撒在房间正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冷淡中暗藏着难言的暧昧。。...

夜凉如水。

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穿入,柔软地撒在房间正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冷淡中暗藏着难言的暧昧。

“时岚——”

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下一瞬,浴室门被漫不经心地拉开。

男人刚洗完澡,凌乱的黑色短发上还坠着水珠,一滴滴顺着英俊冷漠的侧颜滑至胸膛,性感又诱人。

他似乎并不在意被看光,随意地扯了一条薄薄的浴巾裹住下半身,狭长的眼角微微挑开,原本还带着点玩味,可在看向女人的瞬间,又变成了强烈的厌恶和不耐。

“是你!”

宋颂难受地咬着唇,眼神中是毫不掩饰地渴求和爱慕……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了整整六年,六年里除了全身心地追随他,似乎生活都变得毫无意义。

今晚之前,她只把这份感情藏在内心深处,可是随着身体的燥热难耐,她再也不想忍了……

“时岚,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我……”体内的躁动把她所有的理智燃烧殆尽,她颤颤巍巍地解开内衣,豁出去地看向他。

“喜欢?”

男人凉薄的唇懒懒一勾,嗤笑一声,他的长腿迈开,一步步逼近。

|“像你这种女人的喜欢,真令人恶心!宋二小姐,我劝你拿面镜子好好照照自己,我陆时岚就算再饥不择食,你脱光了趴在这里求我上,我也不会碰一下!”

男人的眼神冷漠又残忍,无声地践踏着她捧在手心里那最后一丝丝卑微的自尊,她呜咽着,“我只是喜欢你,我爱你,这也有错吗……”

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站起身从身后抱住他,陆时岚似乎被吓了一跳,狠狠地蹙着俊眉,他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转身一把拽住身后的女人,拉开房门,就往外像扔脏东西一样扔在地上。

“滚!”

宋颂崩溃地捂着脸嚎啕大哭,她赤裸着上半身,蜷缩着身体,神情绝望,“你说过的,只要我乖乖听话,就会要了我,就会喜欢我……”

“我为了你,进娱乐圈,我不喜欢唱歌跳舞,我学!我逼着自己喜欢,只为了你多看我一眼……”

男人一脸讽刺,“我说什么你就信?你是傻子么?就你也配?”

“那她呢?”

“谁?”

“宋慕瑶,她凭什么!”

陆时岚仿佛是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唇边的冷笑都在一点点凝固,“你算什么东西,也和她比!宋二,你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滚!”

说着,就不耐烦地把宋颂连人带衣服丢出去,‘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宋颂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拢衣服的手都在不停地发颤。宋慕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半蹲在她脚边,啧啧地欣赏着她的丑态,压低声音讽刺道,“怎么?都脱光了他都不屑看你一眼?”

“看来你是真可怜,真没用!亏我推你一把,把你弄到这里……”宋慕瑶说到这里,嘴角掩饰不住得意的笑,宋颂强忍着身体的异样,她瞪大双眼,上前就要去拽住宋慕瑶的头发,“是你给我下的药!是你!”

如果不是她,她今晚根本不会这么难堪……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要不是我,你有机会接近他么!我要是你,应该跪在这里感恩戴德地谢我!”她笑着笑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哦对了,时岚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尤其是你这种早就不干不净的脏货!”

脏。

这个字犹如利刃狠戳进她鲜血淋漓的心脏,她失魂落魄地拼命摇头,“我不脏……那不是我自愿的,宋慕瑶,一开始就是你在算计我……”

在这个家里,她处处忍让,卑微地曲着膝盖活着,可是换来的从来不是和平。

她发了疯地冲过去掐住宋慕瑶的脖子,“你怎么不去死!”

而下一秒,等待她的不是宋慕瑶的面色狰狞,而是她得逞后的冷笑。宋颂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上被狠砸了两拳,肚子被人重重地踹了一脚。

二楼的动静早就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宋家父母,宋德海一脸凶相,杀气腾腾地逮着人就往死里打。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老子让你偷人!我打死你!”

宋德海绝对不是说说,他本来就是靠着拳头发家的,这会儿看着亲生女儿被这个拖油瓶欺上头,恨不得直接弄死。

宋颂被打的根本毫无招架之力,骨头就像是被碾碎了,五脏六腑痛的像是要掉出来,地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水。

她的眼神逐渐迷离,透过刺眼的灯光,她看到这个家里每个人的嘴脸,宋家父女恨她,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呢……

她被打的只剩一口气,那人也只是冷眼旁边,甚至眼里写满了苛责和不赞同。

仿佛此时她被打死,也是理所当然。

宋颂痛苦地支起上半身想要爬起来,宋德海想也没想就是一脚踹过去……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落下,背后传来一声小孩隐忍的惨叫。

她皱了皱眉。

“你滚开!”

“浅浅不要走,浅浅长大了,要保护妈妈……”瘦瘦小小的豆芽菜一整只趴在她的背上,把她护的严严实实。

宋颂神色复杂,五年前她莫名其妙和人睡了,生下女儿宋浅浅。她厌恶那个破她身的男人,也连带着厌恶宋浅浅,觉得这是肮脏的产物。

只要看到她,时时刻刻仿佛都在提醒她过去发生了什么。

可是现在,这个家里只有宋浅浅护着她……

她的唇颤了颤,刚想说什么,就见宋德海阴着脸,破口大骂,“真是大的贱,小的也贱,既然不滚,老子一起教训!”

宋浅浅闭上眼,像无尾熊一样抱着宋颂,浑身的肌肉僵直着,小脸上写满了恐惧和害怕。

“妈妈,浅浅不怕的,浅浅一点都不怕……”

那一刻,宋颂再冷心冷血的眼里也有了一些动容,她只是后悔,后悔这四年里对女儿的不闻不问,可是现在似乎有点晚了。

她深呼一口气。

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把小孩死死拽开丢到一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她是想和宋德海同归于尽,想揭穿宋慕瑶的真面目,想让生母一生都在忏悔中度过。

可是她太懦弱,太无能了。

此时她连逃掉这顿毒打活下去都做不到,既然这样,那就先护着宋浅浅一条命吧。

“浅浅,我对不起你,下辈子……”下辈子再做你的妈妈。

砰!

宋颂浑身是血地倒在一楼的台阶上,宋德海总算有些慌张地拧了拧眉,“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可不是我推的!苏眉,你下去看看她死没死!”

苏眉看着血人,满脸都是恐惧,即便内心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舍不得,内心深处也被恐惧占据了,她站在那动也不敢动。

只有宋浅浅。

她满脸是泪地冲下来,抱着宋颂的手臂拼命摇晃,“妈妈!妈妈你不要丢下浅浅,浅浅会乖,浅浅什么都不要,只要妈妈……”

“呜呜妈妈……”

宋浅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手中握着的温度似乎都凉透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