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朝朝艾艾 | 发布时间:2021-02-23 | 阅读次数:1210

了,虽然她到杨家来了有了足足六年了。  “明白了,小如,昨天来的是什么客人呀!”  “是姑太太和齐少爷。”姑太太是刘秀兰,她是杨楚母亲刘秀琴的亲妹妹,她娶了城西的李家,齐少爷是李齐,是李家大公子,去年才十八岁。  “那现在的大小姐去“大少爷,大少爷!你回来得正好,家里来客人了,现在他们都在上房里头吃饭呢,你赶快过去。”杨楚刚跨上台阶,正准备与高健上自己的左厢房去,丫鬟小如就疾步走过来并喊道,小如今年才有十五岁,她梳着两根小辫,身穿一身蓝棉袄,身材也是更显苗条了,但是她到杨家来已经有了将近八年了。。...

  第二章

  雪已经是完全地停住了,风也是渐渐地止住了它的势头,但是还是与先前一样的冷,墙头和屋顶上都积有了厚厚的雪,就连过道里头的几株梅花的枝头上都是积了一些雪的。

  “大少爷,大少爷!你回来得正好,家里来客人了,现在他们都在上房里头吃饭呢,你赶快过去。”杨楚刚跨上台阶,正准备与高健上自己的左厢房去,丫鬟小如就疾步走过来并喊道,小如今年才有十五岁,她梳着两根小辫,身穿一身蓝棉袄,身材也是更显苗条了,但是她到杨家来已经有了将近八年了。

  “知道了,小如,今天来的是什么客人呀!”

  “是姑太太和齐少爷。”姑太太就是刘秀兰,她是杨楚母亲刘秀琴的亲妹妹,她嫁给了城西的李家,齐少爷就是李齐,是李家大公子,今年才十二岁。

  “那现在大小姐去了吗?”杨楚边走边问。他说的大小姐就是杨晋,是他的妹妹,今年已经十四岁了,性格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一点儿都不像大户人家的闺女。

  “她还在西厢房里头呢,我现在正准备去西厢房叫她过去呢。”小如回答道。

  “哦,那你们等下过来找我一下,我现在去换以件衣服,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好的,那你可要快点儿。”小如说着便从杨楚的身边快速地走了过去。

  杨楚直到看着小如进了西厢房之后才转身进入了他自己的房间,高健一声不吭地跟在他的后面,进去之后,高健把伞倚在了门边,便转身就准备要离开,“你难道不和我一起过去吗?”杨楚疑惑地看着他,“不了,我先回去了。”高健说完便准备向外走,“你先等一下!”杨楚叫道,然后又从桌上的糕点盘子中拿出了几块酥饼递给了他,“你要是不够的话,你就再去厨房里头叫黄妈给你拿两个馒头,就说是我给你的,”“嗯,我知道了,谢谢大少爷,”高健一边说一边退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杨楚也换好了一身干衣服,走出了房间。

  “哥,快点儿!你怎么这么慢儿,我们都等你好久了。”杨晋一脸埋怨地说。

  杨楚被他妹妹这么一说,竟无言以对。

  “大少爷,我们快过去吧!”丫鬟小如趁机插嘴道。

  “嗯,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啊!那我们就赶快走吧,”杨楚也机智地想从这个台阶下去。

  “咳咳咳!还有我呢?哥,你怎么就只对小如说呀!”杨晋故作严肃地说道。

  “好,我的好妹妹,哥哥给你道歉,我让你也久等了。”杨楚说完后朝杨晋做了一个鬼脸。

  杨晋见状凑到她哥哥耳边,神秘地低声说道:“哥,你说你是不是喜欢她呀!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让妈把她送给你做你的丫鬟吧!”

  杨楚一听就感到不好意思,脸刷的红了,而小如呢,虽然说杨晋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她还是听到了几个关键字,自然,小如的脸是红到耳根子了。

  沉默一会儿后,杨楚才开口说道:“好妹妹,你可别瞎说,我本来还想回来与你说说我们学堂的事情呢!看来你是不想听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哥你千万别当真啊,我刚才是闹着玩的,你真的要给我讲你们学堂里头的事情吗?”杨晋连忙说道,因为她从小就很喜欢学习,小时候也曾经和杨楚一起在自己家里请的教书先生那里学过一些,但是后来辛亥革命发生后,城里便有了一所新式学堂,杨楚便去那里上学了,但是由于封建势力太强大的缘故,所以从开办到现在城里的新式学堂并没有招收女生,其实在杨家家里人也是反对女生去上学堂的,因此自那以后,没有能够去上学的杨晋都特别希望哥哥杨楚能给他讲一讲关于学堂里头的事,其实杨楚也是经常会给她说。

  “对呀!不过让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我会给你讲的。”杨楚微笑着说道。

  “嗯嗯嗯,哥,那就快点儿,咱们快去吃饭,”杨晋兴奋地说,随后他们便朝上房走去。

  在上房的中间摆有一张大方桌,围着坐了五个人,上面坐了两个人——他的母亲刘秀琴和姑母刘秀兰,左边坐着他的父亲的二太太柳芬,虽然他的父亲杨平和母亲刘秀琴是十分恩爱的,但是杨老太爷在几年前为了自家的生意,硬是让他的大儿子——自己的父亲杨平娶了柳芬作为二房,杨楚也曾经因为这个缘故恨了自己的爷爷很久,但杨老太爷却对杨楚很好,所以久而久之杨楚也便原谅了爷爷,他知道爷爷这么做是为了他们家好,旁边则坐着他的二姨娘瑞莲,她是杨平的弟弟杨安的妻子,本来他们两人的生活也是幸福美满的,但可惜老天爷爱作弄人,她嫁过来还不到半年,叔叔杨安便因为一场大病而去世了,从此与她阴阳两隔,连一个子嗣都未曾留下,从这以后,原本身子骨也还算健朗的杨老太爷也病倒了,右边还摆有三个座位,只有齐少爷坐着一个正在那玩儿。

  杨楚便和杨晋向长辈们行了礼、请了安,又和小表弟齐少爷打了一个招呼,便一齐坐在了那剩余的两个空位子上。女佣田嫂马上盛了两碗饭端来。

  “母亲,请问爷爷、梅姨太和父亲他们怎么没有来吃饭吗?”

  “你爷爷有一点儿不舒服,梅姨太便给他把饭端过去了,另外公司今天有货到洪江,你父亲这星期恰好是值班经理,所以你父亲今天去洪江接货去了,这好几天都不回来了,对了,楚儿,你今天怎么会回来得这么晚呢?要不是姑母他们来玩,我们早就吃过饭了,”母亲刘秀琴端着碗温和地说道。

  “哦,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学堂新来了一个洋教员,他给上了第一节外文课,我刚才是在学堂里练习了一下才回来的,所以便晏了。”杨楚安静地回答道。

  “刚才还下着雪呢,想必外面是很冷的,你回来是坐轿子吗?”姑母刘秀兰也放下了碗,关心地问道。

  “不,姑母,大哥他是从来不坐轿子的,他说坐轿子是欺压穷苦的百姓,他每天都会让高健去接他,然后他们俩就一起走着回来。”杨晋抢着说道。

  众人听完杨晋的一番话后,都笑了。

  “和高健一起走回来的时候,我们一路上都在谈着话,所以并不感觉到太冷。”杨楚赶忙补充说道。

  “我们家的大少爷呀!就是心肠太好了,一点没有一个大少爷的架子,”二姨娘柳芬又说道。

  “没有没有,让各位见笑了。”

  “对了,大哥,你刚才说外文课是什么意思啊?”杨晋好奇地向杨楚问道。

  “就是我们学堂请了一位洋教员来教我们学说洋人的话,也就是城西教堂里头那三个洋老头说的话。”

  “哦!这样一来,你是不是也可以和那洋老头说我们都听不懂的话了?”杨晋一脸疑惑。

  “可是可以,但是要先学好了才行,”杨楚认真地说道。

  “大哥,你真好,我也想去你们学堂去上学。”

  “胡闹,你见过有哪个女孩子跑出去到学堂里头去上学的?就算是这样,又有哪一个学堂是招收女生的呢?”母亲生气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呢?”杨晋哭着跑出了房间。

  “这也太任性了,回头一定要让老爷好好管管她,”咳咳咳……刘秀琴发出一阵咳嗽声,然后她又接着向杨楚说道:“楚儿,你快出去看看你妹妹,”刘秀琴强压着怒火,“姐姐,你先别着急,”二娘柳芬劝道,“楚儿,你快去看看呀!”刘秀兰回过头向杨楚说道,“你顺便再拿几个点心去,她刚才没吃什么东西。”

  “嗯,母亲、二娘、姑母还有二姨娘,我去看晋妹去了,还有齐表弟,等一下有时间我再来和你玩,”杨楚顺手拿上几个点心便出去了。

  渐渐地,上房里头的咳嗽声越来越小,众人的说话声也小了,然后,杨楚看见田嫂端了一杯茶进去了之后,杨楚也就放心地向后花园走去了,因为以前晋妹只要是受了委屈她总是会去后花园的,想到这,杨楚也加快了脚步。

  (PS:本人刚入手,希望各位读者能够喜欢,并给予我支持,不要忘了收藏、推荐、投票噢!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