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西蔚 | 发布时间:2021-04-08 13:11:46 | 阅读次数:29848

了出来,在屋内不断地徘回这。  也没线索,也没情报,有的仅有而已一封信。  在这种豪无头绪的情况下他什么都想不到,更有甚者思维都就变的越发混乱不堪。  “算了算了!”他一咬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能够再想一直这样了,这会让我越发难以理解的!”  他走入洗“JD……”。...

  家中和昨天一样是空荡荡的,陈蓝打开灯,独自坐在了沙发上,按时间来看,老妈恐怕已经在名胜古迹玩开来了。以她开朗的性格不难和别人打成一片。对此他还是有些欣慰的,看来让她出去的决定是正确的决定。谁也不知道那个角色俱乐部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但陈蓝的直觉却一直让他心中压抑着,就像是笼罩着一片挥之不去的阴云。

  “JD……”

  他不断的念着那个名字,墙上的挂钟不断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好久以后,陈蓝烦躁的站了起来,在屋内不断徘徊这。

  没有线索,没有情报,有的只有仅仅一封信。

  在这种毫无头绪的情况下他什么都想不到,甚至思维都开始变得越来越混乱。

  “算了算了!”他咬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能再想下去了,这会让我越来越费解的!”

  他走进洗手间,把水池放满水,之后一头扎了进去。面颊上的凉意让他微微放松了一点,之后他抬起头,重重的的吐出浊气,像是要吐出心中的不快。

  他看着镜子中眉头紧锁的人影,再一次狠狠的把头埋进了水中。

  、

  一间不大的出租屋内,一个青年在不停的忙碌着。砧板上放着一整块肉,他正忙着用尖头菜刀把肉切片。肉还很新鲜,是血淋淋的,就像是刚从什么地方割下来的一样。他把油倒入锅中,放入切好的肉片,之后倒入作料,表情轻松的翻炒着。

  如果陈蓝看到他,一定会发现这就是之前对他露出笑容的人。

  途中青年用手指拣出一块还是半生的肉,仰着头,把肉送进嘴里,嚼咽几下后露出一个享受的表情。

  “火候还差一点,不过也是美味了。”他似乎还在回味着味道,对着锅子中余下的肉露出期盼的眼神。

  青年的面容很普通,是那种哪怕你在街上看到也不会注意到的相貌,衣着也简单无比,仅仅是牛仔裤和一件单衣。

  他把煮好的菜端到桌子上,之后把砧板上没吃完的肉放入冰箱,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后就吃了起来。

  没有米饭,仅仅是吃菜,他也食欲很好的整盘菜吃的一点不剩,随后才满意的笑了笑。

  “吃饱了,那接下来……”青年念念碎碎的嘀咕着,“正戏该开始了吧……”

  、

  “楚、哲!”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楚哲手一抖,原本流畅的调子也乱的不成样子。

  陈莉气急败坏的一脚把门踹开,冲过来拎着他的领子怒视。

  “喂喂……你……”楚哲把手挡在身前,“你不是回老家,要明天回来吗……”

  “还不是托你的福!”陈莉咬牙切齿的说,“你昨天干了什么?”

  “……没,没什么啊……”

  “还说没有!”她几乎是吼了出来,“昨天老师打电话来跟我说这里有两个吉他社的人疯了一天,搞得他课都不能好好上了,还叫我给他个解释,要不然这个练习室就不会给我们用了!”

  “啊……是是吗……那肯定不是我……”他不停的回避着对方的视线,头也扭到了一边。

  “去死吧你!”

  ……

  “唉,方樱,你怎么也来了?”陈蓝注意到方樱就站在门口。

  “你……”她犹豫了一下,“你昨天很晚回去的吧?”

  “是啊,楚哲说要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可能是有点晚。”陈蓝照实回答,“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恩……”她咬了咬嘴唇,看着陈蓝说,“以后要不我们还是一起回去吧,一放学就走好了……昨天……校外有个女生死了。”

  “啊?!”楚哲停下了抵抗的动作,任由陈莉一拳打在他脸上,“有人死了?”

  “是啊!”陈莉没好气的说,“凌晨的时候来了好几辆警车,吵得要死。要不是我住校也可能会不知道。”

  陈蓝心中一紧,忙问,“那女的什么时候死的?!”

  陈莉看了他一眼,“我有两个室友偷偷跑出去看了,听见两个警察说是八点左右死的……”这时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们俩一回来就吐了半天,说是那人死的不知道有多惨,全身都被刀割烂了……”

  “八点……”楚哲看了陈蓝一眼,“那不就是……我们各自回家的时候嘛……”

  陈蓝没理他,倒是陈莉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叫你晚上乱跑!你该庆幸没遇到那杀人狂吧!”

  “那有那么容易遇到。”楚哲笑嘻嘻的说,“只要你别出事就好。”

  陈莉脸一红,“闭嘴,恶不恶心!”

  “陈蓝……”方樱在一边拉了拉他的衣服,“吉他什么就先别练了,放学我们一起回去吧?”

  陈蓝锁着眉在那一动不动,被方樱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哦,好啊,你一个人的确不安全。”

  陈莉在一边说,“学校还警告我们不准把这事说出去,晚上也不让出去了,这不是要无聊死嘛。”

  楚哲说,“这是为你们好……”

  “滚!”她瞪了他一眼,“你晚上也给我安分一点,要让我知道你还乱跑的话就打死你!”说完又恶狠狠的补了一句,“活活打死!”

  “遵命!”楚哲朝她敬了个礼。

  出了命案后整个学校的学生都显得很兴奋,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总有人在议论着这个话题。

  老师在课上也一笔带过的解释了一下,说可能是什么仇杀之类的,但就这几句话也引发了不少的热潮。

  而陈蓝一整天都显得心事重重,他把双手交叉在额前,一动不动的望着窗外一天。直到方樱来找他才恢复了一点生机。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议论的。”方樱背靠在车站的广告牌上,皱着脸说,“人家可是死了唉,你们又不能破案,有什么好议论的。”

  她显然是对同班的人喋喋不休有些反感,讨厌的神色都写在了脸上。

  “的确,她们太八卦了。”陈蓝应和着说。

  方樱扭头看着他,“还说她们嘞,你也显得很不正常好吗!”

  “有吗?”陈蓝咧嘴笑了笑。

  “装,装吧你,反正有什么事你也不肯告诉我!”她拢了拢衣服,瞪着陈蓝。

  “我真的没有事情的。”陈蓝认真的看着方樱,“哎,你的公交车来了,我陪你……。”

  “我不坐!”她对远处驶来的公交车无动于衷。

  陈蓝瞪大眼睛,“为什么啊!?”

  “我先陪你回去。”方樱看着车子停在自己面前,依旧没任何动作。

  “喂!,要开走了……”陈蓝还没说完,公交车就关上门,缓缓驶走。

  “……难道不应该是我陪你回去吗……”陈蓝看着她有些无语,“而且我们住的地方是两个方向,来回一趟起码要两个小时吧?”

  “所以啊……”她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你笨的要死,要出事肯定是你,我就不用担心了。”

  一阵风吹过,落叶飞舞,陈蓝怔怔的望着方樱。在飞扬的发丝下,清澈的眼眸中,陈蓝看到自己的倒影有些模糊。

  “哦……”他转过身,没有坚持什么,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公交车有些颠簸,现在是下班时间,人和往常一样多的挤在一起。方樱坐在一个位子上,而陈蓝抓着扶手站在她边上。

  一路无语,方樱安静的坐着,而陈蓝则细细的打量着车上的每个人,有些庆幸之前那个青年没有出现在这。

  他对于那个JD已经有了些猜想,现在只等着回家验证了。那起凶杀案以及一整天的思考让他对于角色俱乐部有了个大胆的猜想。虽然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但排除大量的不可能后,也就这个猜想是比较站得住脚。

  陈蓝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嘴唇,左手食指轻点着扶手,一切嘈杂的声音仿佛都被排斥在耳外,剩下的只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荡荡的世界。

  “角色俱乐部……”他默默的念了出来。

  “……什么俱乐部?”一个女声突然在他耳边说。

  “啊!”陈蓝一惊,扭头一看,方樱已经站在他的身边。

  “喂,你是在这下车的吧!”她显得有些气恼,“都叫你好几遍了!”

  “啊?”陈蓝茫然的往车窗外看了看,之后连声说,“对对,就是这,快下车吧!”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方樱拧了他一下,“要是你每天都这样不出事才怪!”

  “哈哈……”陈蓝讪笑着,赶快拉着她一起跑下了车。

  站在车站上,方樱又说了他几句,就打算乘车往回走了。不过陈蓝却突兀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表情认真的说,“今天住我家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