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许昌之乱

小贤良师 | 发布时间:2021-04-08 14:24:10 | 阅读次数:28412

爷”,于睿自然而然就是“祖师叔”。  太平观主殿内,上首供奉香火着三清仙境的三位尊神,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神座下边,一人羽扇纶巾,道袍鹤髦,手上结了一个法印,口道一声:  “无量天尊!”  案桌前一道道画好的太玄生符无风系统自动头上没有老道士压着,太平观上上下下数十名牛鼻子,哪个敢来管他?算起辈分来,他还是太太……太师叔,嫌着这名号实在是过于冗长,全太平观上下在某人的首肯下不管辈分高低,一致称于吉老道为“祖师爷”,于睿自然便是“祖师叔”。。...

  安宁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已到了八九月金秋时节,这几个月里,于睿过的是无比惬意,师傅于吉早在春夏之交时便跑去师徒俩的另一处产业吴郡玉清观广施符水,治病救人去了,留下于睿一个人主持会稽免费功德符水分发大业。

  头上没有老道士压着,太平观上上下下数十名牛鼻子,哪个敢来管他?算起辈分来,他还是太太……太师叔,嫌着这名号实在是过于冗长,全太平观上下在某人的首肯下不管辈分高低,一致称于吉老道为“祖师爷”,于睿自然便是“祖师叔”。

  太平观主殿内,上首供奉着三清仙境的三位尊神,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神座下边,一人羽扇纶巾,道袍鹤髦,手上结了一个法印,口道一声:

  “无量天尊!”

  案桌前一道道画好的太玄生符无风自动,纷纷投入案前早已预备妥当的数十个盛水杯子里,须臾溶入水中,消失不见。

  “广青、广元,你等分遣众人速速将这批符水交与殿前百姓手中,自有一分功德,不可怠慢!”

  于吉在时,太平观各个道士自然是兢兢业业,然于吉一走,将偌大的一个太平观交予十岁的于睿,一众牛鼻子们个个身怀绝技,平日里无事就浸淫剑术,无一不是好手,如何肯服?所谓的“行观主”如同虚设,上上下下几十号人,全以年岁最大的老道士广青子、广元子马首是瞻,于睿平日里的号令半点无用,甚至于连画符所需的一干用具也不曾齐备,需于睿亲自打理。

  某人那是何其懒也!

  嚣张之极的广青子、广元子连同全太平观上上下下几十号牛鼻子立马倒了大血霉!

  一连十数日,每夜只需一合上双眼,即刻噩梦连连,或是梦见为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拽......或是十指具被一根根斩断,其次便是双手双脚,再受炮烙之刑,滚过刀山血海,投入油锅蒸煮,锯成两截……各种惨状夜夜翻新,花样繁多,清晰无比,宛如亲身经历,感同身受,且每人每夜皆做同一噩梦,所受之苦,竟皆相同,如此,即便是再愚笨不堪之人,也晓得着了某人的道了。

  如此半月之后,即便是稍有小解之意,即刻间,便有数个道童匆匆端着一排尿桶过来伺候左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数十号道士忙前忙后,不敢稍作怠慢。

  两个老道士畏畏缩缩的冲于睿施了一礼,分派左右,自有小道士、小道童将一干符水分发下去,办的妥妥当当,一丝不苟。

  殿外的百姓多是一些无关小疾,一剂饱含于睿真元的符水下去,自然水到病除,偶有大的疾病,多服用几次亦可痊愈。

  自桓灵以来,大汉朝江河日下,地方豪强横行,百姓苦不堪言,江南六郡,地处偏远,豪强门阀虽远少于中原等地,然百姓生活依然困苦,往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一有洪涝天灾,往往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果腹尚且不暇,生病哪有多余钱帛寻医问药,只能听天由命,于吉老道往来吴会,得保两郡百姓安康,确实是功德无量。

  “哎!师傅他老人家拍拍屁股走的倒潇洒,可苦煞小道我也!”望着殿前有曾无减满怀殷切期待的穷苦百姓,于睿只有摇头苦叹。

  “广青,你且去看看前边还有多少百姓,无甚紧要者令其明后日再来,那些无病者呻吟者,高声喧哗者,美衣华服者通通赶将出去,不去医馆就医,医馆之中的医者,岂不饿死?尽来太平观白喝白拿,天下哪有这等美事?你且上前告知那些白吃白喝之辈,此番符水与往日不同,无病者若喝下此水,轻则嘴角溃烂,重则屁股生疮,快去!”

  于睿不过数年的修为,原先一天三百太玄生符倒不觉得吃力,可于吉一撒手而去,他又看不得贫苦百姓再受折磨,一天从早到晚往往画上千道符纸不止,且从无休息之日。

  “哎!已然是三天没去蔡邕那了,呜呜……可恶的蔡老头,竟然将昭姬藏得这般严实,我连一回都没见到,也不晓得小美人长什么样……可不可爱,是胖是瘦?下回前去,定要偷偷窥视一番,不叫那可恶的老头晓得。”

  广元子在一旁听得好笑,这些时日以来,对于睿也是佩服的紧,一般十岁孩童,尚在街边和着泥巴玩闹,哪有人像他这般,整日里忙着医治患病百姓,日日不倦。

  将脑袋支在案桌上,于睿瞟了一眼一旁的广元子,问道:“本月可有稻米、肉食、布帛送至蔡议郎处?”

  “前日便已送去,计有稻米两担,干肉十斤,布帛十匹,其他吃食若干。”广元子挥手招呼道童取过账本,躬身回复道。

  “下回记得挑两担菜蔬去,小琰儿只吃饭吃肉怕是营养不全面。”

  营养是何物?积威之下,广元子也不敢询问,唯唯诺诺,口中称是,一边吩咐手下道士记下。

  在于睿“屁股生疮”的恐吓之下,竟有一大半人等作鸟兽散了,剩余不过百人,某人也乐得清闲,刷刷刷……画起太玄生符来,不知不觉顺畅许多,待到诸事已毕,也不过午时光景。

  将观中琐事交代完毕,一人一驴沿着大道,飘然向蔡邕家行去。

  于睿满是期待的前去窥美,不远处的郡守府,会稽太守王朗,王景兴手中持着一卷书简,八九月,天气虽说业已转寒,不似六七月那般酷热,可王朗脑门子上密密麻麻渗出一层汗珠子。

  一门吏匆匆从门口小步奔至,躬身回禀道:

  “校尉周大明、功曹虞仲翔两位大人已至门外。”

  “速速请进来!”

  少顷,与于睿有过一面之缘的虞翻,和一名身披皮甲,腰悬环首刀的精壮男子近到王朗身前,躬身行礼道:“拜见府君。”

  仿佛溺水之人突然攥住一根救命稻草,王朗来不及与二人寒暄,急切将手中书简递于虞翻手中。

  “上月鄞县、鄮县、句章三处饱受飓风之苦,百姓死伤数百人,房舍损毁不计其数,今日接到禀报,由郡中所拨救助钱粮竟被句章县令那厮中饱囊中,私下高价甩卖,更兼此獠好色成性,县中大户许昌之妻颇美,被其抓入府中肆意*作乐。”

  王朗毫无名士风范抓过案上一个陶壶,恨恨的灌了几口茶水,放下,怒道:“那许昌如何肯干休,五日前,此人竟然散尽家财,呼啸乡里,杀入县衙,据闻鄞县、鄮县、句章三处百姓俱被煽动,从者万余。”

  “那逆贼竟自称阳明皇帝,封海盗胡玉为骠骑将军,真是岂有此理!”王朗一掌击在案上,陶壶蹦落地上,碎成数块,茶水流淌一地。

  “贼军虽有万余,然多乃百姓,不通军阵,破之易如反掌,府君予某一千郡兵,某自取许昌那厮狗头,献于府君。”周大明双手抱拳朗声道。

  “好!”王朗击节赞道:“大明取我手书,自于郡兵中选精壮千人,前往破之。”

  周大明接过手令,于两人施了一礼,匆匆而去。

  “如此非常之期,府君当严把城门,宵禁戒严,防止细作出入,且时近秋收,当从速破贼,勿要误了秋收。”

  “仲翔此言大善,此事便交予仲翔打理,勿要让那贼人有了可乘之机。”

  “喏!”

  分派完毕,王朗心中大定,招呼下人收拾一番,便与虞翻入席坐下相谈。

  “郡中出了此事,恐非府君之福啊!”虞翻犹豫再三,开口叹道。

  “仲翔此言我如何不知,”王朗由腰间取下印绶,“大明此去无论成败,此物怕是难免易手他人。”

  “未必?”虞翻微微一笑。

  “府君大可不必如此悲观。”

  王朗一惊,随即喜道:“仲翔可有解法?”

  虞翻将手中杯盏缓缓送至唇边浅饮一口,看着王朗手中的印绶道:“在下有上下策皆可令府君保留此物。以供府君参详。”

  一策便已了不得,还有两策可供参详?王朗刚及而立之年,已据高位,如何舍得手中之物,急切问道:

  “计将安出?”

  虞翻轻轻一叹。

  “吾闻当今天子亲厚十常侍,竟呼宦官张让为‘阿父’,张让此贼搜刮暴敛财物、骄纵贪婪,僭越朝制,把自家庄园建得皇宫还高。府君可遣人携厚礼重贿张让,必定无事,此为下策。”

  “不可!”王朗勃然变色,“段纪明前车之鉴,我等士族党人于阉货不可两立,我誓不为之!仲翔且再言上策?”

  “那许昌自称‘阳明皇帝’,实属不逆,今府君讨之,何错之有?是非黑白,使君可令一能言善辩者,代为捉笔,会稽远离洛阳千里,此间之事,朝中岂有尽知?非但无罪,反而有功也未可知也。此为上策。”

  王朗抚掌大笑道:“此言大妙!呵呵……我有仲翔为谋,大可高枕无忧矣!”

  (不妥之处很多,其实许昌之乱发生在172年,没办法,剧情需要,什么都得牺牲。鄞、鄮、句章三县皆在今日宁波市境内,绍兴东面。句章即今日余姚,鄞县及现在鄞州,鄮县在鄞州东,现在无此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