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

yur | 发布时间:2021-04-08 21:09:24 | 阅读次数:13004

想起这儿,登时眼泪婆娑,在他眼眶里打转儿。他用手擦去眼泪不给自己痛哭。但是他是都忍。把车停在路边后。他爬在方向盘上哭了好一会儿。哭完了后就取货去了。回店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把车停在路边之后。他爬在方向盘上哭了好一会儿。。...

想到这儿,顿时眼泪婆娑,在他眼眶里打转。他用手擦掉眼泪不让自己哭泣。

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把车停在路边之后。他爬在方向盘上哭了好一会儿。

哭完了之后就送货去了。

回到店里,老人看到他眼睛红红地,便关心地问了起来说:“孩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在路上出事了,别担心,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宋孝濂微笑地说道:“我没事,谢谢叔叔的关心,我真的没事,只是有点累,想去休息一会儿。”

老人关心的说道:“没事就好,先吃饭吧!吃完之后再去休息吧!”

宋孝濂说:“不用了,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就想去睡觉,您先吃吧!”

老人说:“那好,不勉强你了,你早点休息吧!”

当孝濂走进卧室的时候,荷香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

荷香疑问地道:“爸,怎么不见孝濂君出来吃饭啊!”

老人淡淡地说:“哦!他说他有点累,没有吃饭就去睡觉了。”

荷香不放心地说道:“我去看看他。”

老人应声答了之后,她端了一点吃的来到了孝濂的住处。

卧室门外,荷香小声试探性地说道:“孝濂君睡了没?”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发现卧室里没有人。

于是,她匆忙放下东西就着急出去找他了。

她走出了家,来到了人群繁华的商业街上。

大声地叫喊着:“孝濂君……孝濂君……”

回应她的只有那繁华的声音。

她又来到中心广场又重复地喊着他的名字,依旧没有他希望回应的那个声音。

之后又辗转去了好几个地方。东西南北四个繁华地段都没有她想要找的那个人。

海边。

她喊到声音已经嘶哑了,但是依然不放弃。仍在拼命地喊着他的名字,喊到累了,泪眼朦胧。心里没了希望。她依旧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向前走着。

她带着哭意四处张望着,喊了几声后。依旧没有回应的声音。

腿已经不停使唤地走不动了,她慢慢地蹲了下来。神情凄伤地带着哭腔,她已经感觉到了麻痹了,语气忧伤地说道:“孝濂君,你到底在哪里啊!你不要不理我。你听到我在呼唤你的声音吗?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

等到腿恢复到一点意识后她又站了起来向前走着喊着他的名字。

她的直觉告诉她他就在自己身边。她还在拼命的寻找着,不经意间,似乎看到海边的大石上坐着一个人,她的心里顿时喜出望外,不管是不是直觉一定不会错。

她走到了跟前,终于看见了她要找寻的那个人。他望着大海,语气忧伤地说道:“对不起,我不值得你关心。”

荷香顿时慌了神,担心地说道:“值得值得!你知道吗?我不能没有你,就算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

他说:“对不起,害你担心了。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不配得到你的关心。你也没有理由对我好,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我是有差异的,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荷香语气担心地说道:“既然你说了,我也就不隐瞒对你的感情了。我不在意你是否有过什么,也不关心你曾经是不是有过什么让你伤心的事情。我只希望以后你过得开心,我心里也就满足了。我也不在乎什么差异不差异,自从我见了你第一眼就知道我今生不管在哪里,在我的生活里不能失去你。”

他转过头望着她说:“你不在意,可是你的父亲不会在意吗?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但你并不糊涂,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你是不会幸福。”

荷香担心地说道:“我不管以后,难道你不了解我父亲吗?如果他在意的话,就不会让我跟你在一起了。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不会勉强你的。”

她语气哀伤地说完这句话后黯然失色。他欲言又止的说道:“我…我不配得到你的喜欢,你应该找一个和你有共同家世背景共同学历的人在一起。而我不懂怎么去了解你,而且我们也不合适。”

荷香急切地说道:“你真是气死我了,难道我找那样的男人就是所谓的幸福吗?你会认为我是那样的女人吗?”

他说:“对不起,我以前不知道你会这样想。还以为你会嫌弃我呢。”

荷香说:“你知道吗?我也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既然是不愉快地,我们就没有必要记住那一段往事。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就不必停留在那一瞬间。只要现在过得开心不是很好吗?我只在意的就是现在你对生活的态度。”

他说:“不会的,没有了。一切都会结束了。”

荷香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只是要你明白,学历不是衡量一个人的尺度。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管有多么困难。或许你我的经历不同吧!但是这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我喜欢的也就是你开心的时候那种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孝濂君。”

他从石头上下来说:“我想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东京大学。

图书馆。

宋梨香坐在那里查阅手中的资料。

“日文你看得懂吗?”

一位日本学生坐在她的对面说道。宋梨香停在翻阅动作看着他说道:“你说什么?”

学生好心地提醒道:“我看你不停地翻阅了好半天,还以为你看不懂日文。你好,我叫泽木嘉崎。土木工程系三年级的学生。你呢?”

宋梨香微笑地答道:“我叫宋梨香,日文系三年级的学生。”

学生说:“不好意思,这位同学。看来是我多嘴了。”

宋梨香说:“没关系。”

学生说:“那么我不打扰你了,有空的时候来找我吧!”

说完起身离开。

宋梨香收住微笑地表情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小声嘀咕着,俏皮地说道:“让我去找你,真还好意思说得出口。自恋的人我见得多了,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随意地引诱女生。”

她吐了吐舌头后转过头又继续查阅资料。当她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天空灰蒙蒙的下着细雨。她忘记了带伞,就快速度向宿舍跑去。

突然,她感觉撞在什么东西上了,软软的又挺结实地。她立刻被弹了回来。

“怎么,想走。撞了人我还想听到道歉呢?”

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有几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没错,就是那天晚上侮辱她的那几个人。

学生甲挑衅地说道:“上次算你走运让你逃脱了,这次我看你往哪儿逃。”

宋梨香急切地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们会为难我。但是,我不想看见你们,请让开。”

学生乙怒斥地说道:“臭丫头,别跟我嘴硬。撞了我们就没那么容易地走了,快点道歉!不然,别想走。”

宋梨香不耐烦地说道:“一群人渣,快点给我让开!”

她推开他们走了过去,一只手搭拉在她的肩上,她向前迈不了一步。

学生甲淡淡地说道:“别忘了,做错事情的样子是让人厌恶地。既然你不道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对同伴嘀咕了几句之后就一群人立刻朝她身后逼近着。抓住她肩膀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了。

她知道事情不妙了。不想她不愿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还是…

她闭上双眼,希望有人来救她。

突然,肩膀上失去了震慑她前进的力量了。

她睁开眼睛。没错,是他。

她迅速地站在了他身后。抓住那个学生甲手的力度渐渐大了,有了疼痛的感觉。

那个学生甲脸上的表情在抽搐。

他很吃力地说道:“臭小子,别多管闲事。”

泽木嘉崎面带邪魅地微笑玩味地说道:“放心,不会很痛的。我只不过想让你清醒一下,很快的…”

周围同伴看见事情不对立刻蜂拥上前集体群攻。

不过很可惜一下子都被他给摆平了。

他脚上力度很强,因此被踢倒之人不会那么快站起来的。

他依旧抓住那个学生甲的手不放。说:“现在,清醒了吗?”

学生甲害怕地,吃痛地说道:“清醒了,清醒了。”

泽木嘉崎说:“那接下来该…”

学生甲挣脱开,揉捏了几下,愤恨地说道:“好,算你小子有种。”

他转头对梨香说:“你每次都很幸运。我想,你不会次次都是幸运的。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他对同伴命令地说道:“我们走。”

然后很狼狈地走了。泽木嘉崎玩味地对梨香说道:“我说过你会找我的。”

梨香讽刺地说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不过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见到了。”

说完就离开了。嘉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脸上依旧保持着那样地微笑,冷冷地说道:“你放心,机会还是有的。出来吧,你们做得很好。”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那几个人走了出来。

学生甲低头恭顺地说道:“老大,那接下来该怎么做?”嘉崎背对他们说:“静观其变。”

木野春子咖喱店。

孝濂正在搬运拉回来的货品。

木野藤直关心地问道:“累了吧!先休息会儿。”

孝濂笑而回应地说道:“不累,这是我应该做的,马上就搬完了。”

说完他又很快的工作了。

木野藤直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们暂且称呼木野藤直为老人吧!)

老人亲切地说道:“我们谈谈。”

孝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说:“什么?”

老人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是有心事藏在心里。一直都是在委屈自己。用工作想要忘记以前地不开心的事情。可是,你明不明白荷香对你的心意。既然我们有缘分成为一家人,我也没有把你当做长工看待。其实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儿子了,你难道对父亲也心存介蒂,保留自己的过去吗?能对我说吗?”

孝濂谦疚地说道:“对不起,我也把你一直当作是我的父亲,虽然我的父亲对我…”

他又陷入沉思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对不起,叔叔。我不想让我的伤痛也令你不开心了。请恕我有些事情想说而不能说吧。”

老人怜惜地说道:“那好吧!我不勉强你了,希望你能明白。以后的路还很长。虽然我不知道明天是怎么过得。但是希望今天开心就好。只要过好今天就心满意足了。”

孝濂说:“嗯,我知道了。”

神情还没有恢复。对于父亲,他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承受他的教育。他现在很模糊,父亲俨然成为了他的过去式。将来式他自己也不知道。只希望在日本一天就可以面对父亲的期限少一天。他也有时候很矛盾。

明明不去想那些过去却又不得不去怀念。或许是怨恨的情绪更浓一点吧!时间久了,一切都会淡忘的。唯一不变的是他对父亲的印象。

如果有一天,当他回去面对父亲的时候,还会有那种心惊胆颤的感觉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