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拜月亭

晚来鱼词 | 发布时间:2021-04-27 | 阅读次数:13188

也就突然想起了家。  根据陈景的记忆所知,他自小父母双亡,始终都借住在清荷书院,清荷书院的院长叫慕容青,跟自己的父亲陈晨是同乡,并且是同一科的进士,两人关系非常好得多,因而在陈景出生于后不久,以便慕容青的女儿慕容蝶定了亲。  也因为此,在陈景太阳升起的时候,驿馆的几株花树竟然开了花,推开窗便能闻到一股淡香。。...

  春雨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方停。

  太阳升起的时候,驿馆的几株花树竟然开了花,推开窗便能闻到一股淡香。

  陈景托着下巴看着那几株花树上开着的零星小花,忍不住暗想,现在的京城应该柳绿花红了吧,那些桃花杏花应该开满了枝桠吧,江南水乡的诗意不知又盛了几分?

  这样想着想着,陈景就想到了自己的家。

  自从穿越而来后,因为一直忙着出使的事情,他很少去想这具身体主人的情况,如今想到京城的桃花,江南的美景,他也就突然想到了家。

  根据陈景的记忆所知,他自幼父母双亡,一直都借住在清荷书院,清荷书院的院长叫慕容青,跟自己的父亲陈晨是同乡,而且是同一科的进士,两人关系十分要好,因此在陈景出生后不久,便于慕容青的女儿慕容蝶定了亲。

  也因为此,在陈景父母双亡后,慕容青才会收留陈景,并且让他在清荷书院读书。

  只是原来的陈景虽然读书够刻苦用功,但性格却有些懦弱,并不被慕容蝶所喜,慕容青身为书院院长,虽然宠爱自己的女儿,但却又不好做出违背诺言的事情,因此两人的婚事就这样一直拖了下来。

  这次陈景担任赎天子使臣,对慕容蝶来说倒不失为一个摆脱自己的机会。

  这样想着,陈景苦笑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张桐急匆匆来报:“大人,宫里来人了。”

  “是金国皇帝要宣我们觐见吗?”

  张桐摇摇头:“不是,是钦仁皇后身边的侍女,想请大人去给皇后讲故事。”

  说到这里,张桐突然有些生气的说道:“那完颜宗干收了我们的钱财和美女,只怕并没有给我们办事。”

  陈景笑了笑:“完颜宗干虽是金国皇帝的长子,但见不见我们却不是他说了算的,金国皇帝既然想给我们下马威,又岂是我们去求了完颜宗干他们就罢休的?”

  “好了,既然钦仁皇后要听本官讲故事,那本官就去给她讲故事。”

  说完,陈景整了整衣衫,然后便随那名宫里的侍女进了后宫。

  进入后宫,见到钦仁皇后后,陈景连忙跪拜行礼,钦仁皇后倒真如探子所说的那般和蔼,上上下下把陈景打量一番后,笑道:“倒真像是个会讲故事的书生,摸样也俊俏。”

  陈景浅笑,道:“不知皇后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哀家什么故事都喜欢听,你先随便讲一个吧。”

  陈景颔首:“那微臣就讲一个名叫《拜月亭》的故事吧。”

  陈景说完,在钦仁皇后给他准备的桌子旁坐下,先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然后便开始讲起,这拜月亭乃元代关汉卿所写的一个剧本,故事讲的是战乱逃亡之中,王瑞兰与母亲失散,书生蒋世隆也与妹瑞莲失散。世隆与瑞兰相遇,共同逃难中产生感情,私下结为夫妇的故事。

  故事曲折,感人,听了令人动容。

  陈景前世是名大学教师,口才了得,他将这剧本转成白话,其间夹杂着几句唱腔,把这一爱情故事讲的淋漓尽致,闻着落泪。

  一篇故事讲罢,整个后宫的侍女皆是跟着钦仁皇后一会哭一会笑的,乃至陈景讲完,众人仍是不能自抑。

  许久之后,钦仁皇后才擦干眼泪,道:“逃难途中,蒋世隆病染沉疴,卧床不起,瑞兰虽身为弱女子,却对他不离不弃,与他无明夜过药煎汤,当真是令人敬佩,肃然起敬。”

  钦仁皇后这么一说,她旁边的侍女便接连跟着附和。

  “是啊,后来瑞兰与身为尚书的父亲团聚,可却仍旧不忘蒋世隆,这等忠贞,当是我们女子学习的楷模。”

  “所幸最后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几名侍女说完,陈景方才起身道:“汉乐府《上邪》有云,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有此可见,这世间情爱,绝非外力所能改变,有情人终能在一起的。”

  听到陈景说出这五种绝不可能的事情来表达爱情的忠贞不渝,钦仁皇后忍不住点头称赞,她跟金国皇帝年轻的时候也是极其相爱的,别人都说金国皇帝是惧内才没有娶妃子,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共同经历过患难,爱的深切啊。

  钦仁皇后很感动,因此在陈景说完那句话后,她便开口道:“哀家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听故事,可能把故事讲的这么动人的,你还是第一个,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听到钦仁皇后要给赏赐,陈景突然跪了下来:“皇后,微臣乃大宋使臣,出使贵国只为赎回我朝天子,臣知此事皇后不宜干涉,但微臣只愿能早日见到贵国皇帝,早日商谈赎回我朝天子的事宜。”

  钦仁皇后很少干预朝政,对于金国皇帝完颜晟为何不尽早召见大宋使臣的情况也不了解,不过她也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完颜晟既然让宋朝使臣来了,不可能不召见,这召见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想到这些,她觉得帮陈景这个忙倒也不是什么问题,于是点点头:“你起来吧,此事哀家会跟皇帝说的。”

  “谢皇后!”

  -------------------

  大宋使臣陈景被钦仁皇后召进宫的事情,完颜晟很快便听说了。

  而听说之后,他有些震惊,他没有想到大宋使臣竟然还有这个本事,竟然能让他的皇后召见他,不过虽是如此,他却并不怎么在意,他与自己的皇后伉俪情深,而皇后是个明事理的人,断不会因为陈景讲了一个故事便许诺他什么。

  可就在完颜晟这么想的时候,他派去的太监突然跑来禀报:“圣上,那……那大宋使臣讲的故事都把皇后感动的哭了,奴婢……奴婢这听的也要抹眼泪了……”

  听到太监这么说,完颜晟心头一惊,一沉,而后知道,这召见大宋使臣的事情,怕是拖不得了。

  自己的皇后既然感动的哭了,就算她不许诺陈景什么,可帮陈景来说项却是少不了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