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混沌命运 | 发布时间:2021-04-28 14:48:02 | 阅读次数:26890

布的李  肃。  吕布刚回帐就听报说有故人到访,一见竟然是李肃,登时大喜过望,两人  小时候是混在一起的同乡好友,慢慢长大后就各奔东西,昨日能再次相遇,吕布也就  当做一种缘分,立刻哈哈大笑着就将李肃再引进帐中。  相入座完后,吕布就笑着问李肃风想想先回到了自己帐中拿了一些兵书就往丁原帐中行去。。...

  看着吕布的背影,凌风心中有丝不好的预感。“还是先去义父那看看吧。”凌

  风想想先回到了自己帐中拿了一些兵书就往丁原帐中行去。

  “义父。”凌风看着丁原还没睡,就走上前去。“哦,是奉仁啊!还没睡

  呢,是有哪些地方不懂嘛。”看着凌风手中拿着的兵书,丁原习惯性的问道。

  “嗯,义父,这几处,我有些许疑惑。”说着就和丁原请教兵法战略了。

  与此同时,吕布大帐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此人正是前来准备说降吕布的李

  肃。

  吕布刚刚回帐就听报说有故人来访,一见居然是李肃,顿时大喜过望,两人

  小时候也是混在一起的同乡好友,长大后就各奔东西,今日能够相遇,吕布也就

  当成一种缘分,立马大笑着就将李肃引进帐中。

  两相落座完毕,吕布就笑着问李肃道:“久不见兄长,兄长现今可还好?”

  李肃微笑着答道:“谢贤弟关爱,如今为兄也已是虎贲中郎将之职。不知贤弟

  现居何职?必然比为兄强过十倍不止吧。”

  吕布一听,黯然道:“哎!不提也罢,只是丁公帐下一主簿尔,焉能和兄长相

  提并论。”

  “贤弟莫要玩笑,贤弟之才胜某十倍,焉会只是区区一主簿。可是丁刺史故意

  不让贤弟一长所长?”李肃道。

  “兄长请慎言,丁公乃我义父,焉会妒我,如此安排定有其他用意。”吕布

  正色道。从这就可看出吕布还是很在乎丁原的。

  “哦,贤弟勿恼,为兄说笑的。此次我来是送贤弟一马,此马名赤兔日行千

  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贤弟见了一定欢喜。”李肃道。

  “哈哈,那就要多谢兄长了。”吕布边说边命侍卫把马牵来。

  等到侍卫把马牵到,吕布立刻喜欢上了它,只见此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

  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

  状。宝马就等于名车啊,是男人的又会有哪个不喜欢的。

  吕布见此转身拱手弯腰答谢李肃,道:“兄长,如此大礼,布又该如何报答

  。”

  李肃见吕布已经心动,立马引吕布回到帐中,坐毕。李肃道:“贤弟切勿多

  礼,不满贤弟,兄如今在董公帐下效力,董公久闻贤弟大才,特让我来说项。董

  公为人敬贤礼士,赏罚分明,毕成大业。以贤弟大才,只要效力董公,功名富贵

  ,如探囊取物。往后成就必胜兄百倍。”吕布听罢,心头已渐渐火起。而李肃见

  吕布沉默,还以为已经被他说动,更加卖力的说道:“贤弟,良禽择木而栖,贤

  臣择主而事。只要贤弟杀了丁建阳,用其头颅做进见之礼,必然受董公重用。贤

  弟,帐外除赤兔马外还有黄金千两、明珠数十颗、玉带一条,也是董公一并赠予

  贤弟。贤弟,此时不做决断,悔之晚矣。”

  这边吕布一听居然要他杀死义父,哪里还能忍住,立马站起身来,对着李肃

  狠声道:“我敬你是我兄长,以礼相待,你却如此待我,布岂是会做出弑父投贼

  之事。你立刻回去告诉董卓老贼,待我明日前去取他项上人头。”

  “好,不愧是奉先。”说着,帐外走进一老一少。这两人正是丁原和凌风。

  毕竟一大车的礼物外加一匹众人都未见过的宝马,这轰动还是很强烈的。所以也

  就有人报告给了丁原。就有了刚才这一幕。凌风看着帐内诸人和自己想像的不同

  ,微微疑惑,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观看。

  “义父。”吕布见是丁原和凌风,躬身对丁原道。丁原点点头,来到李肃面

  前,淡淡的说道:“我也不为难于你,你回去告诉董贼,明日我与我儿奉先一起

  去取他项上人头。”说完转身面对吕布,第一次脸上有了丝微笑,道:“好,很

  好,为父没有看错你。”吕布是第一次得到丁原如此的肯定,心情是相当激动啊

  !

  李肃看着进来的威武汉子和青年文士,听着吕布叫威武汉子‘义父’,李肃

  明白这就是并州刺史丁原。“不行,看来没法说动吕布了,但已在主公面前保证

  过,倘若就这样回去,以主公的脾气定然不会轻饶了我,这一生也就完了。”看

  着丁原转身和吕布说话,没有一丝防备,李肃想到:“或许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转念间,悄然起身,快速拔剑前刺。此时凌风正在沉思,吕布又在感动,待发

  现时已来不及了。只听‘扑哧’一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怜一代豪杰就此光

  荣就义了。

  “义父!”吕布和凌风同时发一声喊。吕布就近推开李肃,抱着丁原不让他

  倒下。而旁边见事情成了的李肃不故还趴在地上,大声说道:“奉先,现在丁原

  已死,已无人可以左右于你,你只要带兵投诚,董公立马封你为骑都尉、中郎将

  、都亭侯。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就在你眼前,这不都是你从小期盼的嘛。”

  “滚,你这卑鄙小人,来人,把他押下去好生看管,我要亲手把他剁成肉

  酱。”闻讯赶来的亲卫把摊在地上的李肃押了下去。

  凌风看着吕布怀中没有声响的丁原,心空了。只见丁原面色苍白,血流不

  止,已是无力回天了。

  “义父,你不要吓我,你是和我开玩笑的,对嘛,你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

  。”凌风泪流满面,却又强笑着,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想起这么多年来与丁原

  的种种,痛,撕心裂肺的痛,亲人,又一次失去了。

  ‘咳,咳!’听到声响,吕布和凌风满脸欢喜的抬起头看着丁原,只见丁原

  慢慢睁开眼来,脸色也开始慢慢红润,凌风知道这是丁原最后的时间了。

  “奉先,奉仁,把眼泪擦干了,为父如何教的你们,男儿流血不流泪,明白

  嘛。”看着吕布和凌风把眼泪擦干,丁原继续说道:“为父不行了,以后不能再

  照看你们两个了,一切都要看你们自己了。奉先,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让你当

  主簿嘛?为父又岂会不知道你的武艺卓绝,可为父不想你成为只知冲锋陷阵,有

  勇无谋之辈,为父要把你培养成一位帅才,只是可惜为父等不到那一天了,咳,

  咳,你们不要说话,让为父说完,我怕没有时间了,咳,咳。”看着吕布有话要

  说,丁原咳的更厉害了。“奉仁,为父知你对功名利禄不在乎,但以你的才华谋

  略将来定能有所成就,答应我,不为功名利禄,只为天下苍生,你也要尽自己所

  能造福百姓。”“好,好,好,我全都答应。”看着凌风答应了自己,丁原艰难

  的转头对吕布说道:“奉先,以后你要多听听你二弟的话,你那冲动脾性也要好

  好改改了,知道嘛?为父去后,你二人继续统帅大军,定要诛杀董贼,董贼不死

  ,我死不瞑目啊。奉先,奉仁,看,看啊,我看到你们义母了,她一定再怪我这

  么久没去找她,一定是的。”

  手无声的滑落,天空中乌云更浓密了。看来今夜注定要在眼泪中度过,你的

  ,我的,他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