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时间2011 | 发布时间:2021-07-22 09:25:13 | 阅读次数:16474

免费提供更多罪逻辑推理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京城翠湖小区的一间民宅内,一个知性婉约的更年轻女子正靠在电脑前,键盘敲的噼里噼直响,她是逻辑推理界的新秀庄梦蝶,她时而疯狂苦思冥想,时而疯狂点键如...书桌的右手边放着一个硕大的古董花瓶,花瓶里插着一大束香水百合。因着这香水百合的味道,屋内的空气也变得甜香舒适。。...

京城翠湖小区的一间民宅内,一个知性温婉的年轻女子正坐在电脑前,键盘敲的噼里啪啦直响,她就是推理界的新秀庄梦蝶,她时而苦思冥想,时而点键如飞。

书桌的右手边放着一个硕大的古董花瓶,花瓶里插着一大束香水百合。因着这香水百合的味道,屋内的空气也变得甜香舒适。

在她书桌的左手边放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一只肥胖硕大的暹罗猫懒洋洋地趴在咖啡杯的旁边,也许是咖啡的香味吸引了它,它趁主人不注意,悄悄地把鼻子凑到杯子边上,立刻被杯子烫的喵呜一声。然后委屈地欠起身子,屁股一撅,跳下桌子,直奔放在屋角的牛奶碗,埋头舔了起来。

庄梦蝶见状,哑然失笑,“烫着了吧?小馋喵,看你下次还嘴馋不?”

庄梦蝶正在给她的新书《死亡梦魇》写结尾,小说已经进入高潮阶段,揭开全篇谜底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她感到无比紧张兴奋,敲字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一段揭示谜底的文字瞬间跃然纸上。

陈凯站在大门外,看着晴朗的天空,心情却异常沉重,他仿佛看见周家曾经上演过的人间最惨烈的一幕:一个容貌端庄姣好的女人煮了一桌子好菜,坐在饭桌边的还有她的丈夫和儿子,丈夫和儿子吃得很开心,可他们谁也没注意到女人眼含泪水地把qing化物倒进丈夫的酒杯里,在她把儿子打发去睡觉之后,她就亲手把那杯毒酒递给了自己的丈夫,然后看着他端起那杯毒酒一饮而尽,看着丈夫在她眼皮子底下咽气身亡,她再把丈夫拖到卧室里放在床上躺好,然后她又给自己酒杯里下了毒,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含笑倒在床上,用平生最后一点力气把自己丈夫的尸体紧紧搂在怀里……

——全书完(此段摘自《死亡梦魇》)

庄梦蝶看见屏幕的文稿上出现“全文完”三个字之后,整个人长叹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终于完成了。这样的结尾,她总算是满意,写文章一定要做到凤头猪肚豹尾,尤其是推理小说的结尾,一定要反转,而且还要做到反转有力,发人深省,这很难,不过既然提笔写小说,就一定要做到。这就是她的写作之道。

就在这个时候,当当当——墙上的挂钟响了起来。

已经是午夜12点了,庄梦蝶站起身来,捶捶发酸的腰,习惯性地望向窗外,才猛然发现此刻街上人流如织、热闹非凡。

JingleBells,JingleBells,Jinglealltheway!

窗外隐隐有轻快欢乐的歌声传来。

怎么是圣诞歌曲?庄梦蝶条件反射般地看了眼电脑上的日期。

啊啊啊——

今天居然是平安夜。

平安夜还在写稿,可是这又有什么稀奇,作家本来就是一个没有节假日的职业。

等等,午夜12点,那个不会又来了吧?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

庄梦蝶看了眼插在古董花瓶里的那束香水百合,无奈地笑笑,走到门口,透过门镜,看见门外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里捧着一大束香水百合。

她认得这少年,是附近一家鲜花店的小伙计。

她懒洋洋地打开门。

周遭的空气里满是香水百合的甜香味,让人恨不能贪婪地深呼吸几下,多吸一些香气进鼻孔。

“庄梦蝶小姐吗?您的花。”少年恭恭敬敬地递上鲜花。

“谢谢。”她接过那束花,习惯性地放在鼻子下面,深吸一口。

少年转身就走,被她叫住了。

“哎,你等一下,给我送花的人是谁?”

已经连续七天了,每天午夜12点,庄梦蝶都会准时收到一大束香水百合。

少年摇摇头,“我也不认识,他只是付了钱,吩咐每天12点送到这个地址。”

庄梦蝶皱眉,“那你总记得他的样子吧?”

少年尴尬地笑笑,“小姐,我们最近生意不错,客人太多,哪里记得住,尤其是今天,大家都在平安夜给亲朋好友订花送祝福,往后还有元旦春节,我们会越来越忙的。”

“可是他已经连续七天在你们店订花了,就没一点印象吗?”

少年摇摇头,“小姐,尽管他连续七天在我们店订花,可是每次接待他的都不是同一个人,我们店生意很好,雇了很多服务生,这您该明白的。”

庄梦蝶知道再问下去也是徒劳,只好苦笑,“那谢谢你了。”

少年露出可爱的笑容,“庄梦蝶小姐,祝您平安夜快乐!”

庄梦蝶莞尔,“多谢,也祝你平安夜快乐!”

关上门,她长叹一口气,哪有这样的怪人,连续七天送花,不留下只言片语。

是粉丝吗?

国内推理小说还未形成气候,国内作者的作品很少有读者买账,尽管她跻身于推理界新秀行列,出过几部推理小说,可是还远没到大红大紫的地步,不至于像那些网红或者女主播那样,有无数个追星族。

难道是叶天送的?那个粗粗大大的刑警,他会想到给她送花吗?她摇摇头,特案组每天忙成狗,各种奇案怪案疑难杂案都是交给他们来办理的,他每次都是忙完一个案子,才有时间找自己。别说是圣诞节,就连他自己的生日和他父母的生日都是她来提醒他的,这样的家伙能想起圣诞节给她送花吗?

显然不可能是叶天送的。

那么会是吴铮送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庄梦蝶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电话居然是吴铮打来的。

“亲爱的小梦蝶,我现在美国纽约出差,最近有个案子正好需要到美国调查,今年的圣诞节就不能陪你一起倒计时了,不过我订了一大束你最喜欢的鲜花送给你。”

庄梦蝶欣喜地说,“啊啊啊?傻吴铮,花果然是你送的,拜托你今后不要连着七天送花给我,家里都快摆不下了。”

电话那端,吴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不悦地说,“什么连续七天?谁连续七天送花给你了,叶天吗?那个简单粗暴的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计了?”

吴铮一副打翻醋坛子的模样,

庄梦蝶尴尬地笑笑,“吴铮,你送我的是什么花啊?”

“蓝色妖姬。”吴铮说完,就砰地一声挂了电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